基督教研究智库(简称基研智库)黄金十年对谈直播,于7月1日邀请世界华福候任总干事董家骅牧师,以“跨代同行!真的可行?”为题,与台湾神学院林鸿信老师畅谈跨代同行所遭遇的困难,以及如何回应。

林认为自己所处的战后婴儿潮,其实跟董所处的千禧年世代,虽然很贴近,却有很大的差异,同行不易。董说,世代差异首先是存在于时代背景差异所带来的文化差异,战后婴儿潮的台湾,充满无限可能,很多东西必须从零开始;千禧年世代则在稳定的社会成长,社会及经济发展已截然不同。其次,两代之间存在不同的权力结构,两代得承认这样的权力结构,才能学习同行。第三,世界局势变化莫测,让世代很容易在自我中心的罪性里,自认比其他世代的人更公义。

以亚伯拉罕跟他儿子以撒同行为例,董说,从今天的角度看,亚伯拉罕显然不是个好爸爸,传承怎么是把儿子当祭物呢?但若以不同的眼光,看待神在亚伯拉罕家族所做的事,重点不在于产业的传承,而是因着亚伯拉罕的信心,当以撒跟亚伯拉罕同行时,亲身经历神的信实。

交棒的艺术

“我们这一代人要自我节制和交棒很困难。”林认为,我们常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问题,不仅看不见问题,即使看到问题,也不愿意承认。摩西跟约书亚两代同行的可贵,在于摩西懂得适度放手。

跨代同行真的不容易。董说,交棒给大卫的扫罗充满嫉妒和不愿意。犹大背叛耶稣后自尽,十一门徒在耶稣升天后,为继续往前走,摇签摇出马提亚替代犹大,但在使徒行传,把神的福音传到外邦人的其实是保罗,而不是马提亚。由此可见,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努力就能决定结果,而是由神掌权,传承有时候也不是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而是一代人传给下一代人,我们应敞开心胸接纳神的作为。

“千禧世代往往过于骄傲,成为跨代同行的拦阻。”董认为千禧世代因着出国留学、旅游机会多,往往带着优越感看上一代,纵使上一代的论述能力更强,仍看不起上一代。千禧世代若能谦卑下来,承认自己看法的有限,就能从不同世代看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而不光是看见别人眼中的刺。另外,跨代同行还需要彼此的信任,成长过程中我们难免会受到权柄的伤害,以致当我们带着受害者心态面对权柄,往往因为不信任就无法真诚以待。若是各自坚持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封闭不接受别人观点,对话通常仅是互表立场,唯有存谦卑的心,认知自己的有限,借由对话修正自己的看法,彼此才会信任。

代与代传承不是取代

“代与代传承不是取代,也不代表一代人就退出竞赛场,只是转换所扮演的角色。”董说,成为华福候任总干事后,如履薄冰,很恐惧,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还好现任总干事陈世钦牧师带着团队跟同工,陪伴他看见共同的使命,回应使命跟策略。因着服事接触到下一代年轻领袖,年轻人的想法真的让人开了眼界,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拥有权柄,懂得适时放手,让下一代有发挥空间。

虽然对教会合一有很深的负担,董说他往往被泼冷水、被压抑。“你若没有资源,别人不会跟你合一,一定要先有资源,别人才可能跟你合一。然而合一是圣灵所赐,人真的不能做什么,是耶稣基督成就合一,唯有承认彼此的差异,才能看到基督肢体的丰富。”直到他道硕毕业,在教会服事,读到布道家葛培理的自传,葛培理写到一生的呼召就是传福音,不论做什么决定,总会回到原点思想,若对传福音有益就去做,葛培理的论点让他很感动,也让他确认“教会合一”就是他的呼召。

台湾国度复兴报记者魏麒原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