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信徒都喜欢听祝福的话,却甚少人讲及苦难,或鼓励人迎向苦难这功课。华里克(Rick Warren)牧师说过,我们的经验,无论好坏,都带着目的,将来为神所用。因此,我们要用另一个眼光来审视过去不好的经历,让自己能在回顾中转化,拥抱这些经验,视之为来自神的化了妆的祝福。 华人的教会文化较著重做事(doing),对什么是生命(being) 有一种陌生感。但领袖在服侍上一定会遇上苦难,被推著走近神,经历祂深刻的爱。事实上,最能够经历神的爱和信实,就是苦难的时刻。以下是我一个真实的经历。

近十年前,我与队工到中国跟政府交流,洽谈开展困境儿童工作,特别是申请牌照的事。一行人兴致勃勃的出发,却没想到是这样的艰辛而徒劳!整个旅程是不断喝酒,不断被带去游山玩水,正事却没有一桩谈得上。内地官场文化,特别是十多年前,都叫我们很花力气适应。把酒言欢、先建交才谈公事,都是我们之前不了解的潜规则。

最后一晚是喝酒喝得最辛苦的,回到宾馆大家都不支倒下。记得我在厕所中,头晕和双脚软得无力起身(国内是蹲厕),我生平第一次在厕所内用了全身力量来呼求神。我们没有一个是嗜酒的,大家已勉力奉陪,挨了很多回,劳力是付出了,事工发展之路彷佛遥不可及,直教人失望顶透。有位义工表达激愤:“这样喝酒,喝死人了!我们走!香港也有很多正事要办!”大家即时鸦雀无声,心情低落到极点。

大家身体情绪都欠佳,我唯有提议一起祷告。刚闭上眼晴,我便止不住流泪,因为想起了德兰修女的故事。昔日她决定离开安舒的修道院,照顾街上的贫穷人,她本来带了修院的一片面包,但当她走到门外,看到衣衫褴褛的穷苦人,便把面包送出了。不久,她饿得晕倒在街上,没有人理会她,当她醒来,却当没有这回事似的,继续在街上服侍。

神所要的,就是那些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 25) 当时,我脑中出现了这个片段,就大声呼求:“主啊,我们所受的苦,又算是什么呢?如果这个异象是祢的心意,我们不能放弃!”在场的各人都承接着,逐一起来宣告,又高声赞美主,这是发生在宾馆里的一场最敬虔的敬拜。祷告中,主安慰我们说:“天上的批文(牌照),我已为你们预备。”即是说,此刻申请牌照无比困难,但抓住祂的应许,事便可以成了!果然,主后来给了我们牌照,不是一个,是先后三个!

当领袖愿意迎向甘苦的服侍,摆上代价去顺服,神会以更大的神迹来激励我们!


赖淑芬博士丰收慈善基金总干事,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顾问藉事工、写作及培训来推动关怀中港贫穷人。本专栏借着经文与见证,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权、经济、困境、攻击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于种种困局中经历神的恩典和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