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爆发其间,多间学院面对国际学生去留的两难局面。黎巴嫩是其中一个首先实施入境限制的国家,2月21日录得首宗感染个案,3月9日当地所有的校园关闭。

黎巴嫩阿拉伯浸信会神学院(Arab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简称ABTS)共有160名学生。当中26人是黎巴嫩人,其余大多数是修读遥距课程的学生。

3月15日,黎巴嫩宣布进入紧急医疗状态,三天后实施全面封关。学生倘若打算回家,就要尽快起行。苏丹学生们很快收拾好行装,准备前往机场,但他们还未离开校园,苏丹在没有预先公布下已经封关。

幸好这些学生还没有登机。然而回到校园,他们面临健康风险。在宿舍,原本单身学生共享一间配备两张双人床的小房间,已婚学生住在家庭宿舍,共享1个厨房。

苏丹学生非常喜欢交际。ABTS院长Elie Haddad 说:“他们一齐生活,就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可以做的只有照顾他们,保障他们的安全。”最后只有来自埃及和南苏丹的学生能够返回自己国家,其他学生都不能回家。学校于是安排单身学生一人一房,并供应搓手液、口罩、手套,以及社交距离指引。

在情绪方面,教务长Bassem Melki表示,学生有不同的感受,部份学生希望可以回到家里跟家人一起,其他则在困难中看到一点光明。

36岁来自苏丹努巴山脉区的Youssef al-Nour表示:“神让我们留在校园是更好的安排。”他跟同样是学生的27岁妻子Susanna认为,比起穿插于人多挤逼的机场,回到不合规格的医疗系统,留在校园更为安全。然而,他们也担心在苏丹的家人不懂得好好保护自己。

受到近期的革命鼓励,Nour希望开创一个苏丹人的宣教差会。Susanna希望改善教会与社会之间的连结,尤其是借着服事女性。在停课期间,他们不是在沉思处境神学,而是在打理学校的花园。Susanna说:“新冠病毒改变了一切。尽管如此,神学院是我们的家。”

来自敍利亚,49岁的三年级生Bitar表示:“我们有某程度上的自由,可以玩乐、散步,校园没有关闭……我们是有一点儿的压力和沉闷,但我们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好他人。”

Bitar不是为了学习神学而来到黎巴嫩,他带着妻子Heba和两个孩子来寻求加拿大的庇护。在过程中认识了ABTS,最后报读了课程,孩子则在附近的孤儿院上学。

他们在疫情隔离期间更暂代青年学生的家长,照顾他们。Heba说:“现在的情况不容易,但我们可以胜过的。”

神学院于四月前已经重整课程,转至网上教学。Bitar服事叙利亚难民的外展事工都因疫情缘故而暂停。加拿大当局拒绝了他们移民的申请,但在ABTS学习和生活期间,他的方向已经改变了。“无论在哪里,我们都会事奉神。我们的国家比起西方国家更需要我们。”他们现在准备回到敍利亚,只要关口一开,便会起行。

祷告:感谢神让弟兄姊妹打破文化差异,在神学院的家和睦同居,在患难中互相扶持。

(来源:Christianity Today,2020年6月10日,Joshua Chung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