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日,由香港丰收布道团,以及香港国度转化网络主办的“2020香港城市转化会议”透过网上会议举行,艾德·史福索(Ed Silvoso)牧师分享了使徒行传中外邦教会如何得着福音,以及回头祝福耶路撒冷教会,宣告香港是中国的“安提阿”,成为连接东方与西方的桥梁。

招聚又分散

史福索首先分享,圣经的记载非常贯彻始终,每一次教会遇到逼迫,饥荒和战争等,就会大大增长。仇敌是这一切事背后的主脑,牠想利用这些苦难去击打教会,但神使用这一切为了一个好的目的。

回想中国过去的历史,教会受到逼迫,牧者被关进监牢,仇敌是想毁灭中国的教会,但这并没有发生,反而教会不断增长。为什么?因为神采取了两个行动:首先祂招聚教会,容许教会壮大,然后祂使教会分散,通常利用逼迫,疾病和饥荒等使之发生。史福索强调,作为香港教会,明白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史福索以五旬节领受圣灵为例子,神在马可楼招聚门徒,坚固他们,然后使他们离开大楼,以致圣灵可以使教会诞生。彼得和腓力前往撒马利亚,结果福音在那里广传,甚至比耶路撒冷更兴旺,然后逼迫就来了,他们又被分散,其中一些人去了安提阿。安提阿是外邦人的城市,结果福音从此临到外邦人。

然后圣灵又让巴拿巴和保罗分散,保罗前往中亚地区传讲福音,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会堂,直到使徒行传19章,保罗离开会堂,到推喇奴学房传讲福音。推喇奴学房因为保罗,就成为了职场的Ekklesia,使过去不能进入会堂的外邦人都能听到福音。在此后的两年里,一切住在亚细亚的人都听见主的道。从此以后,保罗不再在会堂讲道,而是在职场建立教会。

史福索指出,这也是我们今日身处的环境,神在全球好像做了一个重新设定(reset)。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疾病可以同一时间如此影响全球。神利用各国政府官员,发出那些隔离和停止的命令。史福索向香港发出宣告:“香港要听主的声音,你是中国的‘安提阿’,你的家要成为Ekklesia。我会接管你的生命,更新你的心思,我会告诉你我在父神右边所作的祷告,你也能如此祷告,凡你所求的,天上的父都会成就。”

死亡的灵中得释放

史福索又谈及死亡的灵对人的辖制。希伯来书2章说,耶稣败坏了本来掌死权的魔鬼,他透过受死去到阴间最深处,而且拿走了阴间门的钥匙。启示录12章又说,我们胜过那恶者是靠羔羊的宝血以及自己所见证的道,使我们以致于死也不怕遭害。然而今日仇敌一直利用人对死亡的恐惧。“我不知道我们中间是否会有人因为冠状病毒而死亡,但就算我们死,也是带着得胜而死,没有恐惧。虽然我们肉身不在世上,却是与主同在。”

正如但以理书3章17节中,但以理三个朋友对尼布甲尼撒王所说的:“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中救出。”我们要相信,神有能力救我们出来,不是说神会这么做,而是相信祂能够。“祂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我们不知道冠状病毒何时会停止,但我们却知道神能释放我们,使我们不会恐惧死亡。当我们从死亡的恐惧中释放,我们就打败魔鬼。史福索为香港祈祷,去敌挡一切死亡的灵,奉耶稣的名吩咐我们出来。我们是自由的,不再受恐惧的灵影响。

东西方的桥梁

史福索又指出,香港是东方和西方中间的连系和桥梁,香港人接受西方的教育,但所接受的文化却是东方的文化。中国有很多丰富可以拿出来,同样,西方有很多丰富可以拿出来,仇敌要分裂东西之间的联合。在使徒行传时代,当饥荒临到犹大时,当时安提阿的教会是被耶路撒冷的教会鄙视的,但是他们却决定要祝福在犹大地的教会。他们向福音从耶路撒冷去到安提阿所经过的每个地方,都收取了奉献。保罗和巴拿巴收集了这些奉献,不但帮助了犹大地的教会,还有那地方的很多人。此后,安提阿教会得到耶路撒冷教会的尊重。而这件事也为使徒行传15章的耶路撒冷会议订立了根基,将福音的门打开,去到外邦人中间。而且在政府中也出现了改变,希律王失去了他的权位,教会不再受逼迫。

史福索指出,当初西方将福音传给香港,使她被提升成为东方和西方和好的关键。香港是累积了好多企业家和财富的地方,但香港需要认领中国和西方。“香港的Ekklesia要起来,神现在就要将恩膏给你们,成为中国的祝福。不要想中国是大的,你是小的,就好像大卫,虽然微小,但在神眼中却是伟大的,而且也要成为西方的祝福,尤其是美国。”

神会使用香港祝福这两个国家,以致带来政权的改变,逼迫会停止。我们一直很担心在很多国家中,政府会关闭很多教会。但现在这些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所有教会建筑物都封锁了,不但中国,还有美国、拉丁美洲都再没有教会建筑物开放,但是教会却在各家兴起。所以每个家成为Ekklesia是如此重要。“香港要领受生命树的叶子,是为中国,也是为美国,而且在各处都会有教会兴旺,教会本来就不是被关在建筑物中,而是在职场和各处。”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