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图放大

. 失去希伯来式态度看待神

犹太人思维

对神有深远的敬畏,神不是研究分析的主题,而是热情敬拜的对象。人有限的脑袋不能够了解神,唯一对祂合适的回应是爱祂,敬畏祂和顺从祂。

希腊人思维

将人的理智神化到高过神的地步。他们认为人类的意志终究能够了解神,也相信人如果能足够了解一件事,就能掌控它。

愿神恢复信徒对祂的敬畏。不要满足于“理智上”想搞懂神的基督教,让生命的最高目标是来赞美祂、服事祂和爱祂。

. 失去希伯来式态度看待圣经

犹太人思维

尊重圣经,他们认为凡与神同行的人,研读妥拉(神的教导)是他们的责任。

在第一世纪,到了犹太成年礼(bar Mitzvah),所有遵行律法的犹太人被要求能够明白并背诵整本妥拉,还有大部分的诗篇以及先知书。

希腊人思维

一般基督徒不需要懂圣经,认真研读圣经是为专业的神职人员所保留的。直到今日,对多数基督徒而言,读经只限于每日灵修阅读,难以从神得着面对每日生活的智慧。

 

愿神恢复信徒对神话语的热爱。神深奥的事不只是给牧师,让我们学习研读神的话,让心思充满神的思想,并发掘其中的喜乐。

. 失去犹太人强调家庭的重要

犹太人思维

属灵生命成长的最主要场所是家庭。大多数节期与庆典都不是在会堂或圣殿中的群体聚集,而是在家中,由父亲来主持,他有如全家的祭司和长老。

 

每周最重要的敬拜欢庆是迎接安息日,星期五晚上,犹太父亲带领家族敬拜神,并为在场所有人祷告祝福。安息日的庆典为初代教会提供了发展的模式,以及领袖的训练场所。

希腊人思维

基督徒的灵命生活主要是建立在教会活动上,通常在教会的建筑物中举行,由支薪的神职人员带领,大部分的活动只需要人到教会参与即可。

 

教会中有按立牧者执行各种领导功能,以致一般信徒难以成为教会领袖。

 

愿神恢复家庭成为属灵生命的中心,敬拜与研读神话语的场所。

. 失去希伯来式的态度看待生命

犹太人思维

视生命的每个部分为神恩慈的礼物,尽情享受神所赐下的每个福分。(申14:025-26)

所有神的祝福都是给我们在合适的情境中以感恩之心来享受的。

希腊人思维

当希腊哲学思想与圣经教导融合一起,导致基督教信仰变得毫无喜乐,贫穷和受苦被视为美德。在中世纪,想要亲近神的人必须发誓成为贫穷及禁欲的人,与家人朋友隔离,透过肉身的受苦成为圣洁。

愿神恢复合乎圣经的生命态度。学习享受神的同在,快乐地服事祂,回到神原本所设计的样式。

 

君士坦丁改组教会的历史进程

背景

门徒从五旬节领受圣灵后,开始建立教会,由于基督徒拒绝对罗马皇帝效忠,此后的3个世纪,基督徒受到来自部份犹太教派和罗马政府的迫害。然而教会在苦难中却增长得比任何时期更快。直到主后 300 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归化基督教后,基督教就渐渐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君士坦丁悔改归主

312年,君士坦丁与马森提(Maxentius)进行王位争夺战。在战役前夕,君士坦丁向波斯太阳神祈求时,看见太阳旁边有一个燃烧的十字架的异象,并有声音说:“靠此必得胜。”之后他赢得了战役。

君士坦丁获得王位后,宣布自己成为基督的跟随者,决定为基督教平反。在他的坚持下,东罗马帝国皇帝李钖尼(Licinius)和他共同颁布《米兰敕令》,承认基督教为合法宗教,并归还过去没收的教产,规定星期天为礼拜日。

教会的改变

当基督教成为合法宗教,基督徒接受了君士坦丁成为教会的大祭司(pontifex maximus)。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召集并主持了尼西亚大公会议(the Council of Nicea)。除了解决教义上的争议,君士坦丁也利用这个机会重组教会,使教会与犹太根源切断,使基督教信仰与异教文化混杂。

《恢复犹太根源》,罗柏特・海得勒(Robert D. Heidler)著,台北以琳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