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黑人乔治 · 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正是黑人一直受歧视,被不公不义对待的现实之写照。黑人一直不能成就自己心中的梦想及愿望之主因,正是因为白人一直以膝盖跪在他们的颈项上。发生在佛洛伊德身上的悲剧,至今仍每天发生在这国家的每个生活层面,现今正是我们奉乔治之名一同站立,并在此同声呐喊:挪开跪在我们颈项上的膝盖!

“今天我比从前更满怀希望,因万事万务都有定期与定时 ( 传3:1 )。当我看见游行队伍中的年轻白人竟比黑人还多;德国人民为乔治之死而上街游行;英国人民在伦敦议会前为乔治之死而发声……我知道现今我们已进入一个不同的“定期与定时”。我谨告美国,现今正是重建一个公义的刑事司法体系之时。”

上述悼辞,是阿尔·夏普顿( Al Sharpton),一位美国非裔浸信会牧师,民权运动家,在乔治·弗洛伊德的追悼会中感人至深,发人深省的分享。同样,马丁路德·金,一位美国浸信会牧师、以及美国非裔人民权运动领袖,于1963年也发表一篇铿锵有力的伟大演说——《我有一个梦》(I have A Dream),旨在兑现一百年前美国开国元勋,共和国的谛造者所草拟的宪法和独立宣言曾对每一个美国人所许下了诺言。

马丁路德更语重心长地提醒,那些心急如焚等待正义来到的黑人,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求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绝对不能容让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并且不能因抗争仇视或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白人的命运与黑人的命运,是与国家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白人的自由与黑人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有人问:“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马丁路德有力地回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不! 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直到: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摩5:24 ) 得以实现之日。”

然而,整篇演词,我觉得最精彩的一段,莫如:“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真正实现其宪法的真谛:‘人人生而平等’。我梦想有一天,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梦想有一天,美国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这岂又只是一个美国梦,岂不也是天父,以及每个天国子民心中的“天国梦”? 我深深的祷告:当天国真正降临之日,那跪在被压制的人民颈项上的膝盖就得以挪开;“我不能呼吸”的哀声终被听见!我也为香港教会祷告:当教会在争取社会公义之时,切勿忘记马丁路德·金的提醒,愿牧者、兄弟以此为鉴!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