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邦信徒与以色列连结除了圣经、神学以及宣教基础外,还有历史及政治的基础。历史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连续体,要了解现在,就不能忽视过去,从而展望未来。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时,是第一圣殿被毁后2,534年及第二圣殿被毁后1,878年的事。历史发展显示,导致现代以色列重新建立的事件顺序,正好与古代以色列灭亡的次序相反。

以色列国重新建立的第一步,是犹太人回归以色列的土地,而灭亡的最后一个事件是在第一世纪和第二世纪犹太人的分散。在二十世纪初,以色列土地上的犹太人口为5万;1948年为65万;2020年为680万。重新建立的第二步是在1948年立国并于1967年统一耶路撒冷;而灭亡的第二件事件是古代以色列国的倾覆。重新建立的第三件事将会是建造第三圣殿,而灭亡的第一件事是在公元70年拆毁耶路撒冷圣殿。

目前,耶路撒冷的圣殿学院正努力筹备建造圣殿,准备好殿内的物件,以及建筑设计。未来第三圣殿的地点在是今天金顶清真寺的位置,是穆斯林视为伊斯兰圣地之一。管理圣殿山的穆斯林团体Waqf否认与该地点有任何犹太联系,因此任何改变现状的尝试必然会引致紧张和暴力,圣殿山已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那些关注末日事件的基督徒。

不仅如此,近年来针对以色列的国际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也开始了,为要孤立以色列,迫使她脱离所谓的西岸,来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BDS运动涵盖了学术、体育、商业、金融和其他经济活动领域。联合国大会所通过针对以色列的决议案,超过了任何其他国家。联合国很少谴责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但当以色列进行报复时,联合国就表示关切,甚至谴责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支持“两国解决方案”,即在以色列旁边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在美国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前,全部邦交国的大使馆都在特拉维夫。每当以色列政府批准在东耶路撒冷和“西岸”进行房屋建设项目时,联合国和欧盟便会谴责以色列,因为他们视该地区为“占领区”,是属于巴勒斯坦人的。

对于以色列来说,耶路撒冷已经是以色列的首都有三千多年之久,但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并不承认以色列对圣城的主权。这样对耶路撒冷的认知不同,将会触发未来的大战。大卫王写道:“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诗122:6)。外邦基督徒藉相信基督而加入了以色列,为耶路撒冷祈祷便是一个使命了。为以色列代祷,并支持以色列抵抗世界的偏见、敌对和孤立,这就是与以色列连结的实际内涵。


黄濠光牧师博士,现任神召会友爱堂堂主任,曾任国度复兴报及国度杂志总编辑。毕业于美国福乐神学院及新国际大学。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学修课,熟悉以色列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