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北部联合教会(The Alliance Church)George Moushi牧师最近向美国“敞开的门”(Open Doors)谈及国家深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叙利亚历经9年内战和伊斯兰国(ISIS)的摧残,如今又要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他说:“我看见男男女女因为饥饿而哭求。”

叙国政府因应疫情,强制执行严格封城,也使当地基督徒更感绝望,尤其是北部的居民。

食物需求大增

Moushi的教会位于卡米什利(Qamishl)东北部,靠近土耳其边境,该区受疫情和封锁政策严重影响,尤其是每日打散工的人。“喂养家人和孩子的食物需求比以往要大,本来就贫困的家庭,受到的影响更大。”叙国有八成人口活在贫穷线下,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数十万人挤在“国内流离失所者收容营”(IDP camp),如今情形无疑是雪上加霜。

“敞开的门”叙利亚事工监督Mourad说:“需求来得又猛又急,每个地区都有人哭求帮助。”

如今是彰显耶稣大爱的时刻

2019年后期,土耳其军队入侵叙利亚北部,建立军事安全区,敞开的门与当地伙伴合作,发放食物和补给品给当地颠沛流离的信徒和家庭。

2020年的原定计划是减少紧急食物发放,只提供给最贫穷和最有需要的人。Mourad说:“这是希望有能力的人可以渐渐自食其力,不过最近半年的经济危机,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食物需求不减反增。于是我们又重启发放事工,教会现在该为人群站出来、支持他们,并在危难时刻彰显耶稣的爱。”

Moushi说:“现在最大的需要是食物。在短短两小时内,教会就发出80个家庭的食物配给券。然而,有需要的家庭数目远超过80个,我们尽所能帮忙。很多人都在挨饿,有人因为没有食物给孩子吃,跟我哭诉。我们极需要支持更多家庭的资金。”

七成医疗人员已离开

截至5月7日,叙利亚有45宗确诊个案,当中3人死亡,全都集中在首都大马士革。战争摧毁了医疗体系,北部受创最严重,恐成为疫情扩散的破口。数百套医疗器材遭炸毁,一半的医院和诊所只能维持部分运作。

美联社报导,有七成医护人员已离开,留下的人员也仅能用垃圾袋来充当防护衣。外界的医疗资源无法进到叙利亚,过去从伊拉克驶来的联合国船只,现在也遭盟国俄罗斯禁止。

疫情之下教会保持关系、同心祷告

当地因应疫情实施宵禁,从下午两点到隔日早晨六点,没有人可以出家门,只有有限人数可以外出采买必需品。

教会被迫禁止实体聚会,必须以其他方式崇拜,Moushi的教会利用通讯软件保持联系,几乎所有会友都加入了群组。“我们每周有三次聚会,分别是周日、周二和周四的下午六点。我们一起崇拜、赞美、敬拜神。每个人都开口祷告和分享感受,交换最新消息,并列出代祷事项。”

Moushi经常致电或拜访会友,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身为牧师,我比较可以在城市内自由行动,可以提供必需品给有需要的家庭。除了物质上的需求,不少人感到疲惫和恐惧,我陪伴他们一起祷告,他们因为教会的关心受到鼓励。”他请大家为他与教会,以及全世界代祷,祷告这场危机尽快结束,让人免于饥饿之苦。

祷告:求主赐下当地所需资源,并祝福教会的工作,给予人们即时的帮助和力量。

(来源:基督教論壇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