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太22:32)四福音書記載了耶穌使死人復活的三個事例。第一個例子是使睚魯的女兒復活。睚魯的女兒已經死了,耶穌卻說她只是睡了,向她說了一句亞蘭文,就「叫醒」了她。第二個例子是使寡婦的獨生子復活。寡婦的獨生子死了,耶穌對這位傷心欲絕的母親動了慈心,就吩咐棺材裏面的男孩子「起來」,於是死人就坐起來,並且說話。第三個例子是使拉撒路復活。拉撒路是耶穌的好朋友,已死去四天,耶穌卻命令他「起來」,他就復活了。

耶穌本人也是從死亡中復活,釘死在十字架上,埋葬了,三日後復活。這一切都證明,耶穌是勝過死亡的神。以下這個故事,發生在我們的家舍,也是活生生的經由禱告後「死而復生」的例子。

德德的起死回生(家舍同工口述)

2012年9月2日晚上,我正在家舍作每夜的例行巡邏,突然聽到「嘭」的一聲,發現德德癱倒在地,口吐白沫,眼睛翻白。我一摸,發現他手腳已經僵硬冰冷。我腦袋一片空白,猜想不到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情況很嚴重,我們很可能會失去德德。如果家舍有孩子喪生,我們便不能繼續經營!那時家舍尚未有正式牌照!我非常害怕,立即抱起德德,為他禱告。這時,剛好有一個孩子經過,我立即請他叫我的太太(負責人)趕快來。

太太到了,見到這情況,也嚇得面如土色。她什麼話也不懂得講,只管對主說:「不是現在、不是現在……如果禰現在要接回德德,我真的未預備好!我一點也不懂得處理!請禰先讓德德回來好嗎?我真的不行啊!」她輕撫德德,也覺得他冰冷和僵硬得可怕。從前我也到過醫院給過世的朋友送行,感覺德德的身體狀況跟他們一模一樣!

抱着德德等車子來的時候,我連好好禱告也不能,只不斷用方言代禱。過了兩三分鐘,我感到有一股暖流,從自己身上一直流到德德那裡,使他的軀體沒那麼僵硬。然後車子來了,我們立即把德德送到附近一間醫院。那裡的醫生卻只冷淡地說儀器不夠,沒辦法救德德,要我們送他到另一所醫院。我二話不說,立刻抱起德德再上車。另外那間醫院有點遠,漫長的車程之後,當我把德德放上病牀,讓醫生檢查時,德德突然嘔吐。謝謝主,他恢復知覺了!

我請院方給德德作全身檢查,特別看看有沒有腦震盪。但是,醫生除了發現德德的肩膊有一點瘀腫之外,便再沒發現其他傷痕。德德留院一晚,第二天醒來,便跟來探他的老師說要吃炸雞,以及要一個海綿寶寶。他看來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當日便能夠出院了!

這次經歷,我深信是起死回生的神蹟。我們很感恩和感動,我們相信的神是一位聽禱告的神!


賴淑芬博士豐收慈善基金總幹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顧問藉事工、寫作及培訓來推動關懷中港貧窮人。本專欄藉着經文與見證,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權、經濟、困境、攻擊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於種種困局中經歷神的恩典和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