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太22:32)四福音书记载了耶稣使死人复活的三个事例。第一个例子是使睚鲁的女儿复活。睚鲁的女儿已经死了,耶稣却说她只是睡了,向她说了一句亚兰文,就“叫醒”了她。第二个例子是使寡妇的独生子复活。寡妇的独生子死了,耶稣对这位伤心欲绝的母亲动了慈心,就吩咐棺材里面的男孩子“起来”,于是死人就坐起来,并且说话。第三个例子是使拉撒路复活。拉撒路是耶稣的好朋友,已死去四天,耶稣却命令他“起来”,他就复活了。

耶稣本人也是从死亡中复活,钉死在十字架上,埋葬了,三日后复活。这一切都证明,耶稣是胜过死亡的神。以下这个故事,发生在我们的家舍,也是活生生的经由祷告后“死而复生”的例子。

德德的起死回生(家舍同工口述)

2012年9月2日晚上,我正在家舍作每夜的例行巡逻,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发现德德瘫倒在地,口吐白沫,眼睛翻白。我一摸,发现他手脚已经僵硬冰冷。我脑袋一片空白,猜想不到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情况很严重,我们很可能会失去德德。如果家舍有孩子丧生,我们便不能继续经营!那时家舍尚未有正式牌照!我非常害怕,立即抱起德德,为他祷告。这时,刚好有一个孩子经过,我立即请他叫我的太太(负责人)赶快来。

太太到了,见到这情况,也吓得面如土色。她什么话也不懂得讲,只管对主说:“不是现在、不是现在……如果祢现在要接回德德,我真的未预备好!我一点也不懂得处理!请祢先让德德回来好吗?我真的不行啊!”她轻抚德德,也觉得他冰冷和僵硬得可怕。从前我也到过医院给过世的朋友送行,感觉德德的身体状况跟他们一模一样!

抱着德德等车子来的时候,我连好好祷告也不能,只不断用方言代祷。过了两三分钟,我感到有一股暖流,从自己身上一直流到德德那里,使他的躯体没那么僵硬。然后车子来了,我们立即把德德送到附近一间医院。那里的医生却只冷淡地说仪器不够,没办法救德德,要我们送他到另一所医院。我二话不说,立刻抱起德德再上车。另外那间医院有点远,漫长的车程之后,当我把德德放上病牀,让医生检查时,德德突然呕吐。谢谢主,他恢复知觉了!

我请院方给德德作全身检查,特别看看有没有脑震荡。但是,医生除了发现德德的肩膊有一点瘀肿之外,便再没发现其他伤痕。德德留院一晚,第二天醒来,便跟来探他的老师说要吃炸鸡,以及要一个海绵宝宝。他看来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当日便能够出院了!

这次经历,我深信是起死回生的神蹟。我们很感恩和感动,我们相信的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


赖淑芬博士丰收慈善基金总干事,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顾问藉事工、写作及培训来推动关怀中港贫穷人。本专栏借着经文与见证,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权、经济、困境、攻击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于种种困局中经历神的恩典和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