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西班牙是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两个国家,抗疫限制措施改变了众人的生活,宣教工作也深受影响,不少计划因出入境限制而取消。

过往美国每年差派160万人参与短宣,差遣最多宣教士的学园传道会和美南浸信会都已经取消所有短宣团,并呼吁所有在海外参与宣教计划的信徒尽快回家。

而在疫情仅次美国的西班牙,多个机构的对外宣教工作亦受影响,短宣团同样完全取消,驻外工场同工须应付多种艰难情况。

主力在非洲国家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进行医疗服事的Emsimision是其中一个取消所有行程的机构,该会秘书兼医疗及人道援助宣教服侍统筹David Armadà表示,当地医疗中心的员工需要采取保安措施,不得不取消所有宣教服侍团。另外,原定于秋天动工兴建的住院和手术室大楼,工程看来也难以如期进行。

相比欧洲,新冠疫情对非洲多国的影响较为轻微,但非洲的医疗系统脆弱,很多国家无法实施隔离政策。Armadà表示,布基纳法索这类国家正面临新冠病毒与缠扰已久的问题夹击:“许多家庭缺水缺电,没法储存粮食。他们手停口停,必须每天出去工作谋生;住处窄小,却儿女成群。”他形容,对当地人民而言受,相比病毒的威胁,面临饿死的危机更真实。

然而,有危也有机,开荒同工Aida Banyuls得到西班牙浸信福音联会(Unión Evangélica Bautista de España,简称UEBE)与另一组职Grupos Bíblicos Unidos的协助,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的大学建立基督徒学生组职,趁停课期间在网上接触更多学生,并预备查经教材,待疫情过去复课时使用。但她坦言更担心的是疫情过去后的情况和经济:“如果物价上腾,将导致更多暴力、抢劫和社会问题。”赤道几内亚目前正加紧措施以防止病毒在当地蔓延,尤其在大陆地区。

UEBE在赤道几内亚和莫桑比克均有宣教活动,包括传道、植堂工作、领袖培训、门徒训练,以及学校、融合中心和其他社福计划等事工,但未来数月的宣教行程均已取消。虽然如此,该组织的国际事工总监Jorge Pérez表示:“所有在工场的同工决定继续留守,与当地教会和不同事工的同工一同服事。”他又表示:“我们明白,面对这世界级危机,在挑战和苦难之时,教会和宣教事工更应在最有需要的国家和地方,与病困者同行。”

西班牙另一组织Agape的事工亦受影响,他们在天主教圣地圣雅各之路打理的一所旅舍La Fuente Del Peregrino因疫情而延迟开放,无法像以往一样向数以千计前来朝圣的人提供服事和传讲见证。但组织认为,现在是时机反省宣教的工作,在这个安息时期评估一直以来做得好的地方,以及需要改进与更新的地方。

祷告:求主赐下智慧和资源,在疫情下引领全球各地宣教工作。

(来源:Evangelical Focus,2020年4月6日,文奴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