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大使命,福音適用於每個族群。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羅1:16)。基里沙(Glaser)解釋「先是猶太人」的意思是,猶太人應被視為傳福音的優先對象。他建議要贏取世界,必先贏得神的選民。在救恩方面,不管猶太人或外邦人,神只有一種拯救方式,就是藉着祂的兒子耶穌。

任何相信耶穌是唯一拯救的教會都應努力向猶太人傳福音。神召會視以色列的恢復為末世的標誌,在其1927年會章的《信仰聲言》中表達了對「以色列民族救贖」的期望。早期五旬宗信徒威廉·麥克阿瑟(William MacArthur)認為首先要把福音傳給猶太人。現代彌賽亞猶太信徒認為,向猶太人傳福音是個使命。選民事工(Chosen People Ministries)將保羅「先是猶太人」的說法解釋為:「第一步是與神所揀選的人接觸,『先是』一詞清楚表明,在時間、地點和等級上,猶太人民是傳福音的優先對象。」

神並不偏待人,祂對所有民族的愛是相等的,然而卻有次序,就是以色列在各民族中是有位置的。彌賽亞猶太領袖阿睿·高獅(Ari Sorko-Ram)解釋說,以色列並不比任何其他國家好,但在神救贖和神國建立的計劃中卻有其目的和地位,是與其他國家不同的。保羅說:「若他們被丟棄,天下就得與神和好;他們被收納,豈不是死而復生嗎?」(羅11:15)。小華達·凱撒(Walter C. Kaiser Jr.)解釋說:「保羅更藉此指出猶太人被『收納』,不單帶下那說不盡的屬靈祝福,同時亦是萬物結局的開始,歷史的最終一幕須要由猶太人肩負。」

洛桑運動曾承諾向猶太人傳福音,並於1980年開始了向猶太人佈道的諮詢會議。它說:「猶太人福音化直接說明了基督在救恩中的獨特性,即使現在對這信息有文化上的抗拒。」在以色列和海外猶太人中,這種抗拒來自猶太教正統派和超正統派,稱為反宣教士運動,它把基督教視為破壞猶太人的外國宗教。該運動試圖阻止猶太人接受耶穌為彌賽亞,並騷擾彌賽亞猶太信徒。

從法律上講,以色列所有猶太人都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大多數猶太人屬於猶太教,但當猶太人認耶穌為彌賽亞,那麼就不再視為猶太人了。以色列最高法院於1989年根據1950年的《回歸法》,否定了彌賽亞猶太信徒自動成為公民的身份。在信仰上歸依耶穌不僅是宗教問題,而且是跟社會和國家決裂,被視為數典忘祖。

儘管受到歧視,彌賽亞猶太信徒的見證仍然比外邦基督徒有效得多。華人基督徒應該與彌賽亞會眾保持聯繫,支持他們的福音工作,因為他們比外邦信徒更了解文化上的禁忌,並且精通希伯來語。為了在宣教上與以色列建立聯繫,華人基督徒應該與當地的彌賽亞會眾合作,在他們的指導和監督下祈禱,服侍和傳福音。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