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初期,大多數的基督徒居住在西方。一個多世紀後,現在逾三分之一的基督徒來自亞洲、非洲和南美洲。前往全球各地的宣教士人數也在增長。

今年2 月,巴西有14萬人齊集「差遣事工」特會,承諾委身於大使命。 另有三百萬人在網上觀看,承諾把耶穌基督的福音傳到萬國。

國際青年使命團(Youth With a Mission)的Andy Byrd說:「我們宣告,現在就是收割的時候,是復興的季節,地上每個國家都要被觸動 。」

在地球的另一端,面對強烈逼迫的中國基督徒每天24小時舉行秘密禱告會,為列國呼求。在一次禱告會上,一位中國地下教會運動領袖求告神說:「主啊,中國的基督徒人數正在增加,我們該怎麼做?我們該作什麼工?我們應該如何擴張你的國度?主啊,求禰把禰的使命放進我們每個人心裏。」

北非阿爾及利亞牧師Youssef Qurahman接受CBN訪問時表示:「神已經給我們這個異象,就是在2025年之前差派1千名宣教士。我確實相信,有一天會有穆斯林歸主者成為宣教士,到美國接觸那裡的穆斯林 。」

這正是西方宣教士先驅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戴德生(Hudson Taylor)和大衞·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等人的呼聲。他們努力宣教數十年,終看到努力耕耘的成果。

今天,新一代的宣教士回應着同一呼召。不同之處是他們來自東南亞、蒙古的偏遠地區和中東沙漠地區。

美國維真大學神學院的 Corne Bekker博士說:「現時來自美國和歐洲的宣教士人數確實是減少了,但這並不表示整體宣教士數目在減少。儘管美國仍然是差派宣教士的第一大國,但目前在全球服侍的宣教士中,有半數以上是來自亞洲、非洲和南美洲。

Bekker說,曾經是宣教禾場的地區成了策動宣教的力量。其中包括烏克蘭人、歐亞使團(Mission Eurasia)總幹事Sergey Rakhuba ,他正在培訓數百名年輕人成為新一代傳福音的使者。

Rakhuba表示:「前蘇聯國家的未來不在克里姆林宮執政者手裡,也不在烏克蘭、摩爾多瓦或白俄羅斯總統官邸裡,而是掌握在年輕的基督徒手中。他們有着更新的心意、異象與渴想,正在將福音帶進當代社會,為永恆的國度發揮影響力。」

在過去幾年,使團差派了數十支俄羅斯宣教隊前往蒙古,為數千名兒童舉行營會,當中許多從未聽聞基督的名字。共產主義垮台後不久,蒙古全國只有10名基督徒。 約26年過後,已有約6萬名信徒。

17歲的Elena表示,她年少時已領受宣教的呼召,這是她第三次到蒙古。「9歲的時候,我讀了一本關於外國宣教士的書。從那時起,我就渴望與人們分享神的愛。」

非洲是一處充滿宣教熱忱的地方。Grace Bible Church的主任牧師Mosa Son說:「我們的歷史是別人來向我們傳講基督,但我們意識到歷史在改變。數十名宣教士現在把福音再度帶返西方。」

同時,儘管面對嚴重的逼迫,中國、菲律賓、南韓和其他國籍的基督徒仍秘密地在穆斯林世界一些最危險的地方服侍。

宣教運動正如火如荼地展開,無數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遵行耶穌託付的大使命,去使萬民成為主的門徒。

Bekker補充說:「某程度上我們真的回到使徒行傳中早期的異象,聖靈澆灌各族、各方、各國,他們被差派到地極宣講基督的福音。」

禱告:求主繼續喚醒信徒,警醒尋求神此刻的心意,投入復興浪潮,為主收割靈魂。

(來源:CBN News,2020年3月10日, 林國祥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