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期,大多数的基督徒居住在西方。一个多世纪后,现在逾三分之一的基督徒来自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前往全球各地的宣教士人数也在增长。

今年2 月,巴西有14万人齐集“差遣事工”特会,承诺委身于大使命。 另有三百万人在网上观看,承诺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到万国。

国际青年使命团(Youth With a Mission)的Andy Byrd说:“我们宣告,现在就是收割的时候,是复兴的季节,地上每个国家都要被触动 。”

在地球的另一端,面对强烈逼迫的中国基督徒每天24小时举行秘密祷告会,为列国呼求。在一次祷告会上,一位中国地下教会运动领袖求告神说:“主啊,中国的基督徒人数正在增加,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该作什么工?我们应该如何扩张你的国度?主啊,求祢把祢的使命放进我们每个人心里。”

北非阿尔及利亚牧师Youssef Qurahman接受CBN访问时表示:“神已经给我们这个异象,就是在2025年之前差派1千名宣教士。我确实相信,有一天会有穆斯林归主者成为宣教士,到美国接触那里的穆斯林 。”

这正是西方宣教士先驱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戴德生(Hudson Taylor)和大卫·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等人的呼声。他们努力宣教数十年,终看到努力耕耘的成果。

今天,新一代的宣教士回应着同一呼召。不同之处是他们来自东南亚、蒙古的偏远地区和中东沙漠地区。

美国维真大学神学院的 Corne Bekker博士说:“现时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宣教士人数确实是减少了,但这并不表示整体宣教士数目在减少。尽管美国仍然是差派宣教士的第一大国,但目前在全球服侍的宣教士中,有半数以上是来自亚洲、非洲和南美洲。

Bekker说,曾经是宣教禾场的地区成了策动宣教的力量。其中包括乌克兰人、欧亚使团(Mission Eurasia)总干事Sergey Rakhuba ,他正在培训数百名年轻人成为新一代传福音的使者。

Rakhuba表示:“前苏联国家的未来不在克里姆林宫执政者手里,也不在乌克兰、摩尔多瓦或白俄罗斯总统官邸里,而是掌握在年轻的基督徒手中。他们有着更新的心意、异象与渴想,正在将福音带进当代社会,为永恒的国度发挥影响力。”

在过去几年,使团差派了数十支俄罗斯宣教队前往蒙古,为数千名儿童举行营会,当中许多从未听闻基督的名字。共产主义垮台后不久,蒙古全国只有10名基督徒。 约26年过后,已有约6万名信徒。

17岁的Elena表示,她年少时已领受宣教的呼召,这是她第三次到蒙古。“9岁的时候,我读了一本关于外国宣教士的书。从那时起,我就渴望与人们分享神的爱。”

非洲是一处充满宣教热忱的地方。Grace Bible Church的主任牧师Mosa Son说:“我们的历史是别人来向我们传讲基督,但我们意识到历史在改变。数十名宣教士现在把福音再度带返西方。”

同时,尽管面对严重的逼迫,中国、菲律宾、韩国和其他国籍的基督徒仍秘密地在穆斯林世界一些最危险的地方服侍。

宣教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遵行耶稣托付的大使命,去使万民成为主的门徒。

Bekker补充说:“某程度上我们真的回到使徒行传中早期的异象,圣灵浇灌各族、各方、各国,他们被差派到地极宣讲基督的福音。”

祷告:求主继续唤醒信徒,警醒寻求神此刻的心意,投入复兴浪潮,为主收割灵魂。

(来源:CBN News,2020年3月10日, 林国祥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