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至今,香港先后经历各种震荡。在一切震动中,神在转化城中的属灵气氛,软化人心归向祂,亦在信徒群体中燃点传福音的火。一群年青信徒于2月前往印尼参与亚洲青年宣教大会,回港后继续延续宣教的火焰,不但自己主动走向街头传福音,还不断与不同教会连结,点燃教会中的年青人一同参与。根据统计,截至317日,他们所组成的街头布道队共出队10次,带领了137人决志信主。本报今期采访了其中参与的两位牧者以及年青人,分享他们透过街头布道看见神在城中的工作,呼吁香港信徒投入到传福音及宣教的复兴浪潮。

终点的盼望

禧福协会卢禧年宣教士是其中一位带队去印尼参与宣教大会的牧者。他分享,神透过宣教大会让他明白,凡配合神计划、明白神心意的信徒都会被圣灵点燃。如果我们停下来不做神计划的事情,我们生命的火也会熄灭。“我在大会中看到,很多不同国家的年青人虽然很穷,但是存钱来参加这个聚会,并且有很多人愿意为神委身一年宣教。他们得着去中东宣教的异象,就是要将以撒和以实玛利的后代一起带回神的家中。”

卢又指出,教会发展的动力和引擎在于宣教,使万民作主的门徒。若教会各做各事,就会分散了火力,拖延了完成大使命。“在宣教大会中,参与的年青人能见到宣教终点的盼望,就会很兴奋。教会如果停留在做小组,以及各种事工,似乎看不到终点,就只有漫长的教会生活,而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做。而宣教终点就是我们有机会直接使万民作门徒,完成大使命。”

拾回起初的爱

荃湾敬拜会何永健传道在3月8日的主日讲道中分享,他非常感恩一群去完印尼宣教大会的年青人,将宣教的火带回教会,连续几个星期都推动教会出去街头布道,单是两个周末已经带了40人信主。疫情肆虐下,人心惶惶,很多经济问题和忧虑,正正是人需要听到福音的时候。

何曾跟随年青人出队分享福音,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出去街头布道,面对街上的陌生人竟然有些胆怯。“当我们走到一个男孩面前。本来我以为会先聊聊天,谁知这个年青人直接问他是否认识耶稣?‘认识。’‘是否愿意接受耶稣?’‘愿意’。我非常震惊,不需要搭讪和聊天,只是直接问,就成功了!”

这个经历令何有很大的反省,我们是否带着一个躯壳回到教会,敬拜、事奉,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但我们的心是否呈现给主?“那位年青人里面有一份热情,很想人认识耶稣,得着福音。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对比,可能我带领了很多聚会,建立很多年青人的生命,这些是好的。但神对我说,你失去了一个起初的爱,在传福音和个人布道里没有这份动力和热情。我回到家感到很难过。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为做不到耶稣叫我们做的事情而难过?我还以为自己做得很好,原来我失去了传福音的热情而不自知。”

然后他在主里回应,自己要重新得着这份热情。之后那个星期无论在教会还是街头,当他大胆向人分享,就经历了收割。“主救回了我,我不会在传福音中成为灵里死亡的人,我活过来了。”

燃点街头布道的火

曾参与印尼宣教大会的顺旨、阳光、Gary和波阿斯是这次街头布道和燃点教会运动的活跃分子。

顺旨:“我和先生一起参与印尼宣教大会,神点燃我们,使我们的异象一致与神对齐,目前正在寻求前往穆斯林国家宣教。印尼回来之后,我在教会向年青人分享宣教的异象,亦连结教会一起进行街头布道。在3月的头两个星期,我们都有出队,每次教会大约有10多位年青人参与。其中有一次出队之前,我祈祷问神一句说话。神告诉我:‘你不再是孤儿。’后来我们与一位婆婆传福音时,我向她说出这句说话,然后婆婆决志祷告时,自己也重复了这句说话。这让我看见,神在其中的工作。”

阳光:“参加了宣教大会令我更加清楚自己的命定和呼召是要向中东地区的穆斯林传福音。在3月8日出去街头布道时,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就带了3个人信主。其中有一个伯伯本来以好忙,要工作为理由拒绝我。但我那一刻突然心里有一团火,就对他说:‘就算好忙都要信,只要10秒钟就可以接受这个祝福。’结果他真的愿意跟着我做决志祷告。这些出队布道经历让我体会到,作工之前一个群体同心合意的敬拜和祷告是何等重要。”

Gary:“最近两个月,我们每周都会出队进行街头布道,我亲身体会到,现在的收割果效与之前相比已经大不相同。以前分享福音,10个人中有一个信,已经是很好成绩了。但最近出队,是超过5成人会信主。其中有一个队员,出队前他祈祷见到穿黄色衣服的人,结果他出去真的遇到同样的人,并且邀请了他决志信耶稣。”

波阿斯:“在一次街头布道中,我们和一位婆婆聊天,过程中我问圣灵,关于她生命的故事,以致我可以告诉她神的爱?然后神给我几个图画,我就问婆婆问题,婆婆回答的全都与我领受一致,让我可以很自然地在谈话中带到信仰话题。这是我与神同工的一个很大经历。”

(记者何云深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