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今日快要和仇敵作戰,你們不要膽怯,不要懼怕,不要驚慌,不要因他們的緣故戰兢;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和你們同去,要為你們攻打你們的仇敵,要拯救你們。」(申20:3-4)

這段經文提到,在戰場上爭戰時,必須要留意戰爭的規條,也就是神在戰爭中的行事法則。第一個法則,不要怕敵人比你強大。第二個法則,不要膽怯。第三個法則,也是最重要的法則:「神和我們同去,為我們攻打仇敵」。主帶着我們爭戰,目的是培育我們的信心,只管按著這段經文宣告,然後便懷着「等待看好戲」的心情,期待看神如何為我們爭戰。

2008年,我遇上生命中最嚴峻的攻擊。當時,新家舍開始做裝修,沒想到我和三位國內同工家中的父母長輩先後出事,有人突然意外死亡,有人患重病或入院。我丈夫的父母平日身體還都不錯,卻同時在那段期間第一次進醫院。我彷彿感受到那惡者要攔阻事工的工程,同工們好像在戰場上一味捱打。當時我身處香港,每天一同為此懇切禱告,懇求天父:「差派爭戰天使來幫助我們」。

有一個早上,我收到一位代禱者的電話,說有一位宣教士本身是24小時禱告中心的負責人,突然領受要去福建泉州祈禱,便問我能否代為安排。那天中午,我禁食祈禱求問主,一閉眼,神便叫我想起約書亞面對耶利哥城戰役時,在靈裡看見有一位神的將領,手中拿着刀。約書亞問這位將領,是幫敵人還是幫自己?神的將領回答都不是,他是神的將領,單單為神效力的(書15:13-14)。於是我知道,這位宣教士正正就是神的禱告將領,是要來為神爭戰的。

宣教士甫到埠,便扭轉了爭戰的局勢。她說此地的死亡之靈很強勢。我們才發現,校舍的旁邊原本是個亂葬崗,周遭的野嶺都散置了沒安葬好的骨灰罌。家舍是用廢棄的舊校園改建,校園內有一個房間被設置成紀念館,放置了村內去世先人的遺照。宣教士先為家舍工地祈禱,又走到天台祝福,還教我們拆卸校內的紀念館,取下大量先人遺照。我們嘗試將這些東西歸還給村民,豈料連先人的親人也不願收,原因是這些遺照來自公眾的靈堂。宣教士在校舍內抹油潔淨,還提醒我們要天天在這個地方敬拜禱告。

直到此刻,我才親身體會屬靈的爭戰是如此真實和迫切。原來我們闖進了撒旦的領土,黑暗權勢大舉反擊;而當牠無法直接擊潰我們,便轉移焦點傷害我們家中老弱,意圖利用各人弱點來打垮神的軍隊。想不到,神就在最黑暗之地顯出祂的榮耀!

宣教士對我們說:「該清理的都清理了,撒旦不會再那麼猖狂。」相隔大約兩天後,家母在居住的老人院差一點整個人仆倒,碰巧一位護理員的腿阻擋了她的跌勢,使她並無大礙,總算平安。當我收到消息後,立即想起這位宣教士的話,當下感到屬靈的清理工作很有效。奇妙的是,這事工開始後,國內負責同工的九個親人同時信主,我的老爺奶奶也歸信──他們的心原本十分頑梗。另外一位同工身處內地,卻有人向他在港的父母傳福音,直到媽媽去世,這位同工才知道母親已經歸信基督,是驚喜也是極大安慰。


賴淑芬博士豐收慈善基金總幹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顧問藉事工、寫作及培訓來推動關懷中港貧窮人。本專欄藉着經文與見證,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權、經濟、困境、攻擊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於種種困局中經歷神的恩典和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