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这都是灾难(阵痛)的起头。”(太24:6-8)生产之苦,乃生产前必有的痛,阵痛越频密,就越接近新生命的诞生,对比新生命诞生所带来的喜悦,足以盖过生产时的阵痛之苦了!

“明天会更好”,是人类主观愿望,还是客观的真实?若我们是“天上的国民”,就必因着上述属天的启示去洞识先机,作最坏的打算,最好的预备,而不像世人一样无知而惊惶失措。同样,童女(教会)当因阵痛越来越频密,更应明白这正是主所言“末日预兆”的应验,因而调整好自己,以警醒雀跃的心情来迎接“新天新地”的来临。

“民打民、国打国、多处必有大地震、饥荒、瘟疫,又有可怕的异象和大神蹟……”(路21:10-11)“瘟疫”可怕之处,乃因其病毒傅染性极强,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传播。造成极大伤亡的二次世界大战,军民总死亡人数约6,000万,而17世纪中叶爆发的一埸黑死病,就无情地夺去了7,500万条人命,几近欧洲人口的一半,竟比残酷的二战为多。我因此去求问天父,天父给我的启示,让我非常惊讶,而祂的回应居然是英文:“IF IT IS MY SET UP, YOU DON’T BE UPSET. ”(若这是我的布局,你就无须烦乱不安了!)

小小的冠状病毒竟使全球都风声鹤唳,病毒的“高传染”对应政府的“低防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更折射出国家官僚制度的僵化。为官的轻忽与高傲自持,对危机应变的怠慢与疏漏,对“吹哨者”的恶意打压,又因人心的惶恐与躁动,对物资的疯狂抢购,为贪婪者提供了抬价的温床,都一一完美地演绎了“天灾人祸”是如何天衣无缝地结合。最近,当世衞宣布全球疫情进入高危状况,美国国土安全局局长被追问美国作何准备时,竟支吾以对,一问三不知。当被问至全国口罩存量时,答案是三千多万个,而实际需要却是存量的20倍,因而当场出丑。面对这世纪疫情,政府态度如此轻忽,心存侥幸,真怕最终演变成全球世纪大灾难。

我一直思考为何天父在末世要有如此布局,倘若马太褔音24章所言的产难阵痛,天灾人祸一齐来,地上又有那一个政府、政权、人民可以抵挡得住?“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箴 16:18)人类的高傲自持,在末世大灾难面前,将显得何等无力,相信唯有谦卑、认罪、悔改归向神才有出路,尤以永生神的教会,更当如此。今次瘟疫肆虐名为“冠状病毒”,会否当人愿意择下骄傲的皇冠、神也会择下皇冠病毒?让我们一同祷告寻求!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