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持續擴散,使全城進入抗疫特殊時期,封城、隔離,徹底的消毒,學校停課,僱員在家工作,旅客銳減,購物食飯人流稀疏……社會和經濟陷入低迷,除了醫療界走在抗疫最前線,教育界,教會,以及商界等各行各業在這環境下,亦作出相應的改變來迎接此次逆境,以及尋求神在其中的心意。

分別為聖的基督徒商人

商界戴天為先生

自從香港因疫症封關之後,戴先生形容店鋪簡直沒有生意。他說,營商數十年來,從來未遇到這種情況,可以說是束手無策,而且不但是他的公司,各行各業都是同樣慘淡的情況,有時裝公司上月虧損達千萬。戴指出,現在商界每天看着疫症感染人數,心情上上落落,擔心未來數月的生意情況。「這一刻,作為商人的身份,我們看前景是灰的,但我們這些信了主的人,在這個社會是分別為聖的,裏面要有光,別人就能看到我們的不同,他們會問:『為何我沒有盼望,你還是這麼精神,充滿盼望的呢?』實際情況是大家的生意都是一樣不好的。」這是分真假的時候,假與真是有分別的。基督徒商人的裏面還是不一樣的,因為主不會被打敗,祂是真光,黑暗不能打敗真光,只有光可以照進黑暗,現在是撒旦掙扎反擊,也是主容許的。

戴又分享,將來環境或許會越來越難,其實做什麼生意都沒有關係,最主要是心在主裏面,有屬神的信念。「我們要思想的是永恆的價值,因為人在世的時間是很短暫的,而我們選擇的是什麼呢?」

新形式小組生活

基督教敬拜會荃灣區何永健傳道

何永健傳道分享,教會因着疫情情況嚴重,現在整個教會崇拜都轉為直播形式,只限服事的同工回到教會參與崇拜,其他會友都留在家中觀看直播。而青少年群體則開展新媒體視像小組。由4-6個人組成一組,現在全區有大約16個視像小組在運作。

面對新形式的小組聚集,何形容本來是被迫要使用視像方式,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行,教會也發現其中帶來的一些好處:這種新形式小組令青少年很有新鮮感。現在小組人數少了,分享時間多了,更能夠圍繞某些專題進行分享;過去不能每個禮拜出席的信徒,現在反而可以一齊開組,小組的總體參與人數增加了。同時,隨着小組數量的增加,令更多人成為帶領者,興起做領袖。何也指出其中的困難之處,對於這種形式的小組聚會,信徒還是需要時間適應,而且技術上需要有些磨合,例如網絡速度不一致令收看時間有差異;敬拜禱告方面也需要技巧,不能同時開聲。另外,人內心的情感有時難以透過視像表達。

關於未來的教會小組方向,何分享,這次在關鍵時刻的創新意念也為未來牧養方向帶來一些改變。例如有些弟兄姊妹不能出席小組,日後亦可以用這個方式繼續參與,以後小組聚集有可能會實體加網上同步進行,或者成立網上小組等。

高質量的親子時間

幼稚園方老師

方老師分享,本着「停課不停學」的教學宗旨,現在老師會將平時日常課堂的活動內容放到網上,讓小朋友遠距離也可以學習。而有些本來定好了的活動,例如運動會要再安排其他時間舉行,或者家長日就改成老師與每個家長電話聯絡溝通。平時老師也會打電話給家長,關心他們在家教學或者照顧小朋友是否有困難。

方分享,這段時間讓家庭有更多親子活動空間,讓家長可以多些時間去陪伴自己的小朋友,讓他們更加了解小朋友的發展情況—是否真的吸收正在學習的知識,以致可以知道孩子在日常課堂的學習模式。同時,家長可以直接觀察孩子的發展情況。老師將要學習的概念都放進故事中,製作成短片,孩子在家中學習的過程就能更加融會貫通,在看故事中就接受了概念,而家長只是鞏固一下,就已經有學習的成效。

方又指出,其實在疫情爆發之前,每到新年,都會有這種情況,流感高峰期,手足口病其實很常見,那時候已經會實行隔離措施,公眾玩的地方就不去,很多活動改在課室進行。那些過去為流感預備的措施,令他們更加有預備去迎接接下來停課的時間,計劃老師,孩子和家長可以做什麼。

醫療職場要釋放新酒

醫療職場蕭烜醫生

蕭醫生分享,這段時間最牽動我的,不是疫情,而是整體團隊的生命狀態,當中很多人都是奮戰多年的戰友,在這段時間很容易有分歧,團隊能否同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們一直在醫療職場都很想看到一個家庭,一個身體,齊上齊落的那種合一。

最近有同事在異象中看見葡萄,很肥美但受到很大壓榨。他們領受,正在醫療職場的家人就好像這些葡萄,現在受到壓榨,是因為神要在醫療職場釋放一個新酒。而神有一個催逼,我們要去預備這個新皮袋。服事醫療職場20多年,蕭感受到一個身體正在經歷耶穌的那種鞭傷,但神有一個鼓勵,醫療職場要經歷耶穌的死,埋葬和復活。「我有一個期待,雖然現在經歷很多危機,期待在這一年,醫療職場會有很榮耀的新事發生。」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