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曾被指為將第三波聖靈運動帶進香港的一位。人對我如何批評,我從來不介意,只在乎自己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又是否帶著別人這樣行。近日,我觀察到在聖靈運動中一些危機,必須提醒主內賢達,要慎思明辨,懸崖勒馬。茲將危機詳列如下:

1. 在聖經之外,建立了另一個權柄核心

A. 過份相信使徒先知

福音派一向以聖經為信仰及生活的唯一準則,”Sola Scriptura” 是福音派及靈恩派共同篤信的。福音派在這方面,有其盲點,常把教會傳統高舉於聖經之上,其「反方言」是最好的例子,但靈恩派也不是沒有盲點。

靈恩派近年來,高舉五重職事,特別著重使徒及先知。一方面,靈恩運動按立使徒,使他們成為地區性教會的權柄,及至權柄敗落,許多人就跌倒。好些靈恩信徒崇敬先知,只要是某某先知說的,就百份百相信,依預言定個人取向,以及教會的長期目標。筆者在這圈子那麼久,自己也有很多經歷,親自體會到這個危機。有時先知可以很準,準得驚人,但有時卻會搞錯了。若信徒奉先知為一近乎絕對的屬靈權柄,那就很危險了。

打個比方,若有一醫生,同時是一位先知,他一天對你說:「我昨晚禱告時,神突然對我說,你的腸有瘤,要馬上開刀,我為你約了手術室,今早就開刀。」你會如何回應?若我是你,我一定會說,慢點,先做些化驗,看看我的癌指數如何等等。可惜,今天靈恩的信徒,對先知的話,一點都沒有聖經建議的「慎思明辨」(林前14:29),倒將自己的前途、事奉、教會的方向全放在先知的「手術台」上。

B. 倚重夢、個人領受,在禱告中有圖畫、找數字

筆者不是不相信夢、圖畫、數字等都可以是神與我們溝通的途徑。我個人奇妙的經歷多得很,至今天仍預期神會說話。問題仍是一樣:這些都只能作助證,而且需要幾個指標都同時指向同一信息,不能只是單一的領受,就以之為行動的綱領。

很多靈恩信徒,篤信不疑夢、個人領受、數字的巧合等等的指引。又加上不熟聖經,性格不成熟,帶給聚會及教會很多混亂。他一時說﹕「我的領受是這樣」,一時云﹕「我看見甚麼甚麼」。沒有屬靈操練做基礎,在架構保護上亦沒有監管、沒有遮蓋,就像在風中飄來飄去。本來該好好花時間傳福音,在聖經上紮根、愛顧窮人、關心社會,但這些「過靈」的領受,叫這些機會都失去。信徒因而不成長,教會也沒有增長。(欲聽其詳,請選禧福十二月初開的「理性與靈恩」一科)

2. 騎劫聖經去支持政治立場

A. 騎劫聖經

聖經及基督教信仰,歷世歷代以來,都被騎劫成為政治工具﹕El Salvador 的解放神學家,騎劫出埃及記,去合理化其政治行為,稱各種暴力活動為「宣教」,用宣教基金去買槍械。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黑人不能在較好的地區找工作、讀書等),曾幾何時牢不可破,就是因為荷蘭改革宗的教會領袖,以使徒行傳17:26節為根據,倡議種族分離主義。他們漠視經文的原意是在乎神的豐富與預備,神要每一民族都有其發展,不要入侵別人的彊界,強說種族隔離是神的旨意。

今天,在北美,許多白人「先知」及靈恩(或非靈恩)教會領袖,也以徒17:26為建牆及拒絕收容敍利亞難民的根據,牧師在講壇鼓勵教會內的信徒在選舉中這樣投票。他們抓住一節經文,卻推翻整個舊約對接待外人及寄居者的教導。這釋經錯誤,在「理性與靈恩」首二課會詳細處理。

B. 叫信仰與政治掛鈎

特朗普的當選,按北美Charisma  Magazine說,是要多得福音派教會力挺。福音派及靈恩派支持特朗普,部份是因為寄望他能在高院內提名一些法官,可以推翻墮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但政治是極其殘酷的,特朗普在當選不夠十天後,就說「墮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是現實,他覺得可以接受。將永不改變的真理與瞬息萬變的政治掛鈎, 就會有這樣的下場:樹倒猢猻散。

將信仰與政治掛鈎的極端例子,是某「國家級禱告領袖」指出,今年是猶太曆5777年,5字代表聖殿山復得五十週年,而777是指特朗普宣誓後的第一日,是他70歲又77天。而特朗普是第45任總統,應驗以賽亞書45章有關古列王,他們因此認為特朗普是受膏作總統建牆的!

但那邊廂,又有教會領袖指出特朗普的家族買了紐約第五街666號,而所付的錢是18億,18是等於3 X 6 =666。他們又說。特朗普大樓是203米高,等於666呎,而特朗普是住66樓。特朗普的祖母是在1966年,六月六日死的,她的名字是Elizabeth Christ Trump,是要將基督趕出的意思……這些教會領袖,用以上的數字,證明特朗普是敵基督。

如此種種,叫相信數字的人,無所適從。歸根咎底,就是有些靈恩信徒,可能讀經不多,無法自己按聖經去剖釋事物,去洞悉秋毫。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只知信權威人仕的說法。

是時候,聖靈運動的信徒,回歸福音派「唯獨聖經」的根,這根叫我們可以吸取聖靈的活水,從之得力,又廣結聖靈的果子,叫榮耀歸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