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见真情,也拷问着人心的虚实!人情冷暖,都会被赤祼祼地呈现出来,那信徒的信仰及信心,会否也被考验,赤裸裸的呈现出来?但神的本意原是好的,患难就见真情,最大的灾难,可尽显人性的光辉,同时也显出人心的虚实。

前几天收到一则短信,其中的故事令我沉思半天。17世纪中叶,欧洲爆发了一场骇人听闻的瘟疫:黑死病。不到一年,欧洲人口因此减少了一半,其杀伤力可见一斑。但奇蹟是,虽然英国中南部是重灾区,但英伦半岛中北部却幸免于难。其中原因是在一条名叫“亚姆”的村子,有人将黑死病毒带进了这条只有344人的小村庄。人心惶惶的村民纷纷想往北部逃难。一个叫威廉莫伯桑的牧师站了出来坚决反对村民逃难,并对村民说,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经感染,反正都是会死,但逃出去一定会传染更多人,留下来吧!让我们“把善良传递下去,后人会因祸得福”。村民都受感全部留下,牧师更率领村民筑起高墙作路障,防止外人进入,最终结果如何?

344人侥幸活下来的只有33人,威廉牧师也死于黑死病,但因着“亚姆村”村民的牺牲,成功阻止了黑死病朝北蔓延,为英伦半岛留下了一个后花园。威廉牧师更让每个村民提前为自己写好墓志铭,而他自己的墓碑只写了一句感人至深的话:“请把良善传递下去。”至今去曼彻斯特旁边“亚姆村”的游客仍能看到。

2003年,香港面对回归后最惨烈的非典型肺炎的抗疫战争。在生死攸关中搏斗的香港医护人员,由始至终却一直坚守岗位,无怨无悔,恪守高尚的专业精神,舍身忘我地救治每一个病人,因此而扬名世界。

沈祖尧医生是虔诚的基督徒,他眼光独到,使用新型疗法,令病人康复率高达九成多。在威院照顾病人期间,他整整一个月于医院自我隔离。他与其战友因此被时代杂志选为“亚洲英雄”。屯门医院谢婉雯医生,因人手短缺,也因基督舍身的爱,自愿转到沙士病房工作,最后因护理过程中受感染而殉职,全港市民一同哀悼,传媒更冠以“香港的女儿”的称号。

同样,当年疫情肆虐之时,香港教会不分宗派联合起来,举办不同祷告会。其中合一仆人团队,效法先知耶利米,在维园举行“拥抱香港——重建这城52天”行动,为香港守望祈福。当世卫宣告香港成为疫埠而被封城之际,教会为香港筑起合一祷告祭坛,连续52日不断以祷告去摇动天父的手。结果神果然出手,就在第52天,世卫正式宣告香港解除疫埠。

之后,教会更藉“香港女儿”谢婉雯的抗疫舍身大爱精神,举办了不少布道会。她虽然死了,仍然让更多的灵魂得救,一位病人对谢医生的舍己精神有感而发:“我不是教徒,不过有时我隐约觉得,这些伟大而早逝的人,其实不是人,他们是天使。他们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其实他们是肩负了某种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

香港社会正弥漫着不满、埋怨、控诉、甚至应否罢工的争议,这是否决胜之道,而香港“教会”在今次抗疫争战中,又该如何作出回应?且看今朝!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