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節,在這個華人本應歡喜快樂,闔家團圓的節日,新型冠狀病毒疫症(武漢肺炎)肆虐中國,更逐漸擴散至世界各地,引起恐慌。在香港,政府每日召開記者會發佈抗疫信息;媒體全天候追蹤報道感染個案;醫護界發起罷工促請港府回應「全面封關」訴求;市民通宵輪候購買口罩、消毒用品,超市出現搶購糧食的現象隨處可見……

在這個人人自危的非常時間,除了關注疫情進展,一群身處武漢的主內信徒,向世界發出呼聲,願意靠主堅強站立,為著這座城市以及華人的命定爭戰。而身處海外的華人家人,亦宣告與中國家人同站立,耶和華的軍隊已經在華人中興起。

站在活人死人之間的呼求
武漢主內家人 Ruth Hao

出埃及記14-15章講到,以色列人被帶到紅海邊,在前面有海、後面有追兵、兩邊是山,一個走投無路的地方,神讓他們經歷了極大的神蹟。同樣,仇敵想藉着這一場瘟疫毀滅武漢的命定,但是神的心意是好的!祂要讓我們這些神的兒女成為這個城市的光,成為這個城市的義人。武漢不是索多瑪和蛾摩拉,因為在武漢有我們這麼多的義人在這個城市向神舉手。如同當年的亞倫,他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間舉起香爐,就是眾聖徒的禱告,瘟疫就停止了。在這個城市當中,能夠向神呼求,站在活人死人之間的是誰呢?那就是我們!

此時此刻,讓我們所有的家人站在活人死人之間,舉起我們的手,向神發出呼求,求神憐憫這城,還有那麼多連左手右手都分不出來的孩子,還有許多未曾聽過福音的人,我們求神將超自然的智慧降下來,用祂自己的辦法來開啟醫護人員,讓這場瘟疫因着神的介入而完全停止。

我深深地知道,神揀選了武漢這座城市,我心裏非常的感恩。從世人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倒楣的武漢人,但是從屬天的角度,神揀選了武漢,是因為祂信任我們,因為我們可以在這座城市裏面發出呼聲;並且在這個經歷中,我們所有人的信心都被提升了,沒有什麼可依靠的,唯有神是我們的拯救、我們的山寨和我們的磐石。

 為這座城市求平安
武漢房角石教會牧者

這幾天,武漢肺炎幾乎成了我的思想和生活的中心,總在想家人和教會該如何面對。雖然形勢如此嚴峻,但憑著主的應許相信,祂許可試煉臨到,不是要拆毀我們,而是要建立我們。因此,基督徒不僅要和這座城市裡的人同受苦難,更有責任為這座人心惶惶的城市祈禱,把基督的平安帶給他們。

武漢的瘟疫不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基督在這座城市裡和我們一同面對瘟疫,瘟疫不能傷害祂,也必不能傷害我們,若我們在瘟疫中死去,仍然是基督的見證,更是進入祂榮耀的機會。

但願我們都像亞伯拉罕那樣懇切地為所多瑪代禱。約拿勉強傳福音給尼尼微,尼尼微城就悔改得救了。我們就是這個城市的亞伯拉罕和約拿,我們要替基督求這座城市與神和好,也要替這座城市呼求神的憐憫,叫整座城市因我們的禱告和見證得平安。我相信,這就是神呼召我們生活在武漢的使命,我們要為這座城市求平安,為武漢所有百姓求平安!

以斯帖般同心站立
海外主內家人

2020年是震動的一年,作為海外華人的基督身體,在這國難當頭之際,應當如同當年的以斯帖,雖然已成為在宮中無憂無恙的王后,但她選擇和自己祖國的同胞站立一起。我們宣告海外的基督新婦作為集體的以斯帖,一起回應中國家人發出的禱告請求,在靈裡同心站立!

在屬靈界,神揀選武漢成為中國回家旅程的第一站和母腹;在自然界,武漢是四通八達的樞紐地;在歷史上,武漢曾是軍事重地(武昌起義)。我們求主的寶血塗抹一切歷史上爭鬥、血氣、背約、驕傲、流人血的罪! 我們求主顯明一切教會中不合一、口舌紛爭、分門別類等等讓神心痛的罪,並深深地悔改,彼此切實相愛,以致可以除去咒詛,領受合一所帶來的權柄和醫治。

這些年,中國教會被揀選要帶領列國來尋求主。但神對中國教會有更大的使命,祂容許這樣特別的訓練來提升她、破碎她,迫進內室,閉門思過,單單面對祂,裡外更新,成為這世代的大祭司(民數16:46-49), 將自己敬拜的香爐獻上,為百姓代求! 我們宣告:此次疫情的臨到,是因神信得過中國教會,要藉此震動一切不合神心意的,要讓中國和武漢擁有不能震動的國!

神已經預備了列國和中國「基督的家」在這個過程中顯明。各地各國家人發出的火爆呼求已印證「家成了」!我們宣告家和合一的恩膏要充滿武漢的眾教會! 藉着瘟疫,神要喚醒、潔淨、聯合和啟動整個基督的身體,特別是海外華人群體,完全對齊祂的心!我們宣告: 容神州大地的百姓去,好事奉祂!大復興和大豐收要臨到中國,臨到武漢。中國進入命定的時刻已經來到,大有能力、有真實的家、裡外更新的耶和華軍隊要從中國、從武漢被釋放出來!

(記者莫嵐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