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是连系内陆和海洋的一个交汇点,是水陆交通集结的出入口。自古以来,港口都是一个城市乃至国家的重要战略之地,无论从经济、文化和与世界的接触,都走在潮流的最前线。

圣经中记载的最古老的港口——“约帕”(Joppa),具有3500年历史。在所罗门时代,约帕是耶路撒冷向外通商的门户。所罗门用以建造圣殿的香柏木,正是由黎巴嫩浮海而来,在约帕古港上岸,然后运往耶路撒冷(代下2:16)。以斯拉时代,重修所罗巴伯圣殿的同类木材,也是由约帕入境 (拉3:7),可见约帕之港口地位历久不衰。

同样,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例如广州、泉州等地,当年的繁华,各种文化融合和交汇所迸发的活力实在令人惊叹,同时带动着远至欧洲、非洲的东方文明热潮。笔者上月曾有机会造访广州的黄埔码头,就是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以及进入中国的必经码头。第一个来华的宣教士马礼逊就是经此登陆中国。香港,自唐宋开始就担当着往来广州必经之地的角色。自1841年开埠以来,香港成为中国与外国之间一个主要的转口港,至今贸易仍是香港其中一个主要经济支柱。

每个城市的诞生和建立都有神赋予的身份和命定,其地理位置、人物风情,以及天然资源,都与其命定息息相关。香港是一个港口,除了具有经济上的繁荣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外,属灵上亦扮演着中国教会兴起的重要门户和出入口之角色。

正如过去香港教会不断为内地的家人和信徒输送物资、运送圣经、派遣宣教士,收留逃难而来的困苦流离的人等。门户的建立,并不是单为著自己的好处,重要之处在于连结,以及带动门户内外世界的兴旺。因此,香港的兴起,并不是为著自己,而是在整个华人信徒兴起中,发挥着前锋和门户的功能。

香港信徒群体若是看不见神赋予香港的使命所包含的重量,就会落入仇敌的诡计,企图独善其身,实则是自我孤立和隔离。神国的下一波复兴,必然是全地的复兴,香港是神所规划的复兴路线上一个连结之处,一切的丰富,将要透过香港这个港口而进入中国和华人地区。2020年,香港要更深走进港口的命定,成就神国在华人中兴起的关键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