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腓 3:20)我們相信「天國的應許」過於地上的政權、政黨、政制及政客,因為神預言的應許:再一次我要「震動」天、地,一切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長存。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祂是烈火(來12:25-29)。

我們知道自己是屬神的,但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 (約一5:19)。基督徒「入世」被嘲笑貪愛世界,「出世」又被嘲笑「堅離地」,不吃人間煙火,我們該怎麼與這世界和平共處?既然我們不屬於這世界,又是基督的身體,那為何主不早早把我們帶離這世界,卻對我們説:「在世上你們『有苦難』;在我面『有平安』,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約16:33 )

神留我們在世上,肯定不是要我們作炮灰,而是提醒我們務要謹守儆醒,因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眾弟兄也是經歴這樣的苦難(彼前5:8-9)。經上記着説:「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難中,仍舊存忍耐和信心,且為這國受苦,可算配得神的國。」 (帖後 1:4-5)我們被留在世上為神國受苦,可見這是一個設定 ( Set Up),那天父究竟有何終極目的及計劃?有揀選就有篩選,有試煉就有試探,我們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聖潔的族類 (彼前2:9),是天國的子民(腓3:20),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不屬黑夜的,不屬幽暗的,不要睡覺,總要儆醒 (撒前5:5-6)。

尼布甲尼撒王要以巴比倫當時公認最優越的迦勒底文化來「同化」從以色列擄來的少年尖子,但以理和三位好友是其中的一份子。王預備養他們三年,好成為王的侍從,但以理卻甘冒殺身之災,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飲的酒「沾污」自己,卻在太監長面前蒙恩答允 ( 但1:3-9)。他們的肉體雖被擄到巴比倫,但卻認定自己是以色列國屬神子民的身份,因而拒絕被巴比倫異教文化所「同化」。在患難逼迫中,但以理凡事求問天上的神施憐憫,賜下啟示,一次又一次解開王難解之謎與夢,至終不單王要求他的智慧,他和三位好友更被立為總理,位高權重,治理通國及巴比倫一切哲士 ( 但2:48-9)。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 not be conformed,不被世界同化),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 but be transformed,要被轉化 ),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 、可喜悅的旨意。我們拒絕被這世界所「同化」卻立志要去「轉化」這世界!因唯有願意被神「改變」的人;才能「改變」這世界。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