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 3:20)我们相信“天国的应许”过于地上的政权、政党、政制及政客,因为神预言的应许:再一次我要“震动”天、地,一切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长存。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祂是烈火(来12:25-29)。

我们知道自己是属神的,但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 (约一5:19)。基督徒“入世”被嘲笑贪爱世界,“出世”又被嘲笑“坚离地”,不吃人间烟火,我们该怎么与这世界和平共处?既然我们不属于这世界,又是基督的身体,那为何主不早早把我们带离这世界,却对我们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在我面‘有平安’,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约16:33 )

神留我们在世上,肯定不是要我们作炮灰,而是提醒我们务要谨守儆醒,因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因众弟兄也是经歴这样的苦难(彼前5:8-9)。经上记着说:“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难中,仍旧存忍耐和信心,且为这国受苦,可算配得神的国。” (帖后 1:4-5)我们被留在世上为神国受苦,可见这是一个设定 ( Set Up),那天父究竟有何终极目的及计划?有拣选就有筛选,有试炼就有试探,我们都是被拣选的族类,是圣洁的族类 (彼前2:9),是天国的子民(腓3:20),是光明之子,白昼之子,不属黑夜的,不属幽暗的,不要睡觉,总要儆醒 (撒前5:5-6)。

尼布甲尼撒王要以巴比伦当时公认最优越的迦勒底文化来“同化”从以色列掳来的少年尖子,但以理和三位好友是其中的一份子。王预备养他们三年,好成为王的侍从,但以理却甘冒杀身之灾,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饮的酒“沾污”自己,却在太监长面前蒙恩答允 ( 但1:3-9)。他们的肉体虽被掳到巴比伦,但却认定自己是以色列国属神子民的身份,因而拒绝被巴比伦异教文化所“同化”。在患难逼迫中,但以理凡事求问天上的神施怜悯,赐下启示,一次又一次解开王难解之谜与梦,至终不单王要求他的智慧,他和三位好友更被立为总理,位高权重,治理通国及巴比伦一切哲士 ( 但2:48-9)。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 ( not be conformed,不被世界同化),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 ( but be transformed,要被转化 ),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 、可喜悦的旨意。我们拒绝被这世界所“同化”却立志要去“转化”这世界!因唯有愿意被神“改变”的人;才能“改变”这世界。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