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在以色列发现一块巨石,并根据撒母耳记的记载,相信约柜可能曾经安放其上。

特拉维夫大学考古学家Zvi Lederman博士和他的团队在耶路撒冷以西约16公里的伯示麦进行挖掘,在一个相信有3100年历史、长阔均8.5米的正方形殿宇遗址中,发现该块巨石横亘于两块小石上,形成一张巨型石桌。Lederman表示:“只有这座殿宇有这种桌子,这桌子肯定有其意义,但因为缺乏证据,所以无法断定它的用途,其中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作为约柜的底座。不是所有考古学家都同意我的见解,但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根据撒母耳记上六章,以色列人战败令约柜流落非利士人之地,但约柜为非利士人带来灾祸,于是他们用牛车把约柜送回以色列人的地方。牛车到了伯示麦人的地方,他们欢然迎接约柜,把车子劈了,把牛宰了并献为祭,约柜和非利士人随车附送的金器,则放在一块大磐石上。

考古学家认为,石桌所在的这座正方形殿宇,历史可回溯至主前12世纪,相信建于士师时期正值跟非利士人战斗期间,在该世纪中叶被毁,改作动物舍棚之用。他们还发现先后有四个不同的村庄建于该地,反映那地曾经历反复的建造、被占领及废弃。事实上,考古团队需要挖起数层黑色物料才能将整个殿宇遗址显露出来,而那些黑色物料经化验后证实为动物粪便。

伯示麦位于非利士边界,常面对经济和灵性上激烈的争竞与对抗。Lederman相信,这个在伯示麦最神圣的地方,被攻占后旋即被改作动物舍棚、遭粪便玷污,是一种敌对的行为。他又相信,在遗址中发现的一些有凹槽的石块,是用来奠酒或压榨橄榄油作宗教仪式用途,而遗址中发现的动物骨头,没有一块是猪的,与附近村庄的发现不同。遗址中发现的陶器亦与家用的不一样,也没有煮食锅或油灯,只有杯和碗。这些证据均显示,遗址是一个祭祀的地方,而伯示麦人与附近的非利士人非常不同,虽然无证据显示伯示麦人就是犹太人、以色列人或希伯来人,但他们的文化起源植根于迦南地区和传统。

祷告:愿更多考古遗迹被发掘,引导人更认识圣经历史和真理。

(来源:Breaking Israel NewsChristian Post,2019年12月22日和21日,文奴综合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