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非洲帶領數以百萬計人歸向耶穌的「火焰佈道家」布永康於本月初逝世,令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國際佈道家又減少了一位。早在2017年葛培理的離世時,已被不少人喻為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布永康的離世,我們在尊榮他過去的服侍之餘,似乎是一個再次的提醒,2020年是新時代的開始。

回顧近年的教會發展歷程,「名牧的告別」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今日我們的信仰所面對的世界複雜多變,已經難以複製過去佈道家的服事方程式。在資訊科技發達的當下,人人都可表達自己的意見,不少牧者在講臺上臨極大挑戰。會眾不再是單一的接受者,他們在聽道的同時,只要用電話搜尋一下,馬上就能指出講者的失誤。在講台與會眾之間的距離日益拉近的現在,牧者的講道以及傳講知識的服事在牧養中的比重已不斷降低。相反,能夠有生命力彰顯,有聖靈同在,能彰顯神大能的生命今日反而更能吸引人靠近。

去年曾有機構做過一個關於香港基督徒人口的調查,其結果令人驚訝,香港有多達100萬已經決志的基督徒是沒有穩定教會生活的,換言之,最多基督徒的地方不是教會,而是學校、職場和家庭。問題是為何他們不回教會?主要原因絕對不是因為牧者講道講得不夠好,而是經歷不到神的愛。今日當資訊傳播越趨快捷和方便,其實人卻是更需要經歷真實,真實的愛,真實的生命和真實的關係。

2020年,是一個「行出真實」的時代的開始,神要使凡有血氣的都要被聖靈澆灌,醫治的恩膏和神蹟彰顯成為眾信徒都可以領受的能力。神要親自引導人回歸「簡單」,拿走一切的宗教思維和歷史的枷鎖,全面興起新時代「聖靈行傳」的工作,靠着神話語的應許和聖靈的能力,成為攪動天下的人。

同時,聚焦在個人能力的服事模式亦已過去,以耶穌基督的愛為基礎的群體將要更多興起,去擁抱和接納受傷和迷失的羊,行使神治理全地的權柄。這樣群體,不再是單指向目前我們眼見的教會,可以在公司,學校,家庭聚會,祭壇聚集,或行業的團契中出現,有些人稱之為職場教會,又或Ecclesia。耶穌應許,神樂意將國賜給我們了。這樣的應許不再是信徒口裡的空談,神話語成就的真實時代已經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