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今日的信仰群体,心灵的医治释放已不再是陌生概念。然而不少人也同样经历,生命中总不断绝需要医治释放的事情,是今天得着医治,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还是有伤害出现,以致不断经历一次次的受伤又寻求医治的循环,还让人错为这是一个正常的生命过程。

代赎(Atonement),是我们整个信仰的一个核心内涵。从旧约中祭祀向神献的赎罪祭,以致最终极的代赎的完全成就——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代替我们承受罪的刑罚,为我们付上本属我们要付的代价。而当我们接受救恩成为基督徒时,哥林多后书提到:“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神不是要我们信主之后去修补那个旧我,而是赐给我们一个新心和新灵,来置换我们肉体的石心。(结36:26)

仇敌在我们的童年阶段,最柔嫩的时期,就不断种下苦毒的种子,以致在我们生命中生根,结出苦毒的果子。然而无论我们是否认识神,我们受造的目的早已经写在生命册上,仇敌所作的就使我们的身分被掩盖,使我们被欺骗,无法活出神所造的样式,以致不能走进命定。

医治释放,是帮助我们拔走深植于我们生命的毒根,包裹伤口,然而仅停步于此并不足够。我们必须使属神的替代再次发生——种下从神而来的好的种子,替代过去的毒根,帮助我们生命从根本中恢复认知属神的身分。当这颗属神的种子渐渐发芽,长大结实,就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生命土壤的性质,即使仇敌再次撒下毁坏的种子,也并不会轻易落入土中发芽。

同样,一个城市若要走向命定,也要经历医治和身份恢复的过程。因着过去历史遗留的根源,例如地理环境、政治历史以及战争等,都会为城市留下伤痕或者黑暗势力的植根,以致一些社会问题的出现,不同群体的矛盾激化等,就是毒根所结的毒果,阻挡着整个城市的向前迈进以及复兴的发生。

城市性的医治与恢复有其定时,社会问题的大爆发,就是毒果彰显,神要处理根源的征兆。作为城中的守望者,需要辨识属神的时机,在一切震动中看清背后的根源,配合神的工作,为城市身份的恢复而争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