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印度政府废除了自1949年授予查谟(Jammu)和克什米尔邦(Kashmir)特殊地位的宪法第370条和第35A条。在取消该地区自治权后,政府采取的保安措施使基督教群体几乎无法聚会。

政府切断了所有通讯和互联网网络,更实施宵禁以防止反对该措施的示威行动。当局颁布的《刑事诉讼法》第144条,从8月5日起于查谟和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Srinigar)正式生效,并从11月9日起于查谟实施,禁止任何4人或以上的集会,违例者将以暴乱罪检控。

消息人士指,除了数千名被派往该区的警卫部队,印度教极端分子也利用该条例阻止基督徒聚集敬拜。11月10日,查谟Ranbir SinghPora地区的牧师Mohan Lal Kaith在一名会众家中主持崇拜时,被警方根据第144条例拘留。他指在11月10-11日被拘留期间,警方于日间威胁和恐吓他,每天晚上6时把他释放。

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前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基督徒人口为0.28%,穆斯林占68.3%,印度教徒占1,250万总人口的28.4%。自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废除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自治地位以来,该区被划分为两个联合领土——西部的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东部的拉达克(从10月31日起生效)。

旁遮普邦(Punjab)的牧师Vishnu Dev向晨星新闻透露:“众宣教士和牧师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服侍一直很困难,但政府废除第370条这最新举动激起了伊斯兰社群的愤怒。消息人士指,伊斯兰克什米尔分离主义分子及其他伊斯兰极端分子威吓和攻击平民,希望以制造混乱来回应联邦政府的镇压,基督徒正被暴力引起的恐惧笼罩。”

政府切断所有通讯线路,并软禁政治领导人,试图阻止反对派不时爆发的抗议活动。该区的互联网服务已中断超过105天。在斯利那加的汤玛斯牧师说,他的电话号码被政府官员窃听。“我现在不能作太多电话通讯,加上互联网络受限制,电邮通讯也很困难,因为只有一个政府网吧开放。”

10月6日,在查谟的朱厄尔地区(Jewel),牧师Packiya Raj于家庭教会的礼拜仪式中被两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捉走并带到邻近村庄,被查问及殴打,造成耳膜破损。Raj说:“ 他们反复向我提问:‘在查谟还有多少像你这样的人?你在这里有多少信徒?你在印度教徒的屋里干什么?你的信徒和牧师在哪里?告诉我们他们的地址。’他们一边问一边打我,之后把我留在Domala警察局……警员没有帮助我,他们说祈祷应该在教堂进行,而不应在家里。还说这是我的错,因为我到了别人家,惹怒当地的人。”

据信仰自由监察组织“敞开的门”(Open Doors)“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印度排名第10位。该国2013年的排名为第31位,但自2014年人民党莫迪执政以来,基督徒信仰自由每况愈下。

(来源: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11月21日,Joshua Chung编译报导)

祷告:求万军耶和华在印度为信徒开道路,伸手显大能;信徒在患难中仍坚心倚靠祂而行善,拓展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