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以西結書48章30-35節,耶路撒冷城門的名字是以十二個支派的名稱命名。1999年,耶路撒冷萬國祈禱院的湯海士牧師(Tom Hess)從神領受全球守望 (World Wide Watch)的異象,將全球分為12城門的區塊,形成全球24小時的守望禱告的地圖。

+按圖放大

「城的北面四千五百肘。出城之處如下;城的各門要按以色列支派的名字……從此以後,這城的名字必稱為『耶和華的所在』。」(結48:30-35)

大馬色門(流便門)  8-10pm

流便本應有長子雙倍的祝福,但因落入性犯罪,失去長子的名分。流便支派的大單、亞比蘭與可拉共謀悖逆,反對神所指定的領袖摩西(民16)。

流便和迦得支派有許多牲畜,所以要求留在約旦河東平原,不進入迦南地。摩西所分給他們的地,是以前亞摩利及米甸人之地。他們是驍勇善戰的戰士(代上5:18-20),可是卻隨從當地居民去拜摩押神(代上5:25-26,王下10:29-33)。神興起亞述王將他們擄去,直到今日。

覆蓋國家:俄羅斯、喬治亞、亞美尼亞、土耳其、敘利亞、伊朗。

 

伯特利門(利未門) 12-2pm

利未因參與西緬屠殺掠奪示劍城的事件(創34:25-31),雅各咒詛他與西緬將散住在以色列支派中。此語應驗,在產業分配時,他們都只繼承城市而無地界。在以色列人崇拜金牛犢事件上,利未支派願將自己分別為聖,甚至付上殺自己弟兄、朋友的代價(出32:26-29)也要為神站立。

利未支派是敬拜讚美的領袖(代上15:16,16:14),特別在爭戰的時候,他們將神的同在帶到敵軍前。作為祭司,他們站在神及以色列百姓中間聯合他們。神與利未特別立約,應許賜予他們能力及潔淨他們,使他們可以完成所託付的工作(瑪2:57 ,3:3-4)。

覆蓋國家俄羅斯、哈撒克、烏茲別克、土庫曼、阿塞拜疆、伊拉克、伊朗。

 

獅子門(但門)  4-6am

但是北方支派的領袖(民2:25)。在士師時代,但支派不能將敵人打敗,是因為他們拜偶像(士18:30,王上12:27-29)、放縱情慾、與外邦人通婚(利24:11,士14:1-4:2,代下2:14),而不是缺乏力量。他們為自己的利益,帶一個叛逃祭司,在北方所分之地敬拜自己雕刻的偶像(士18:14-31),這個情形一直持續到亡國被擄。耶羅波安選擇同樣的城市做金牛犢拜偶像,但支派成為拜偶像的象徵。在啟示錄所記載的新天新地中,但支派被消除,沒有人被蓋上神的印。

覆蓋國家:

伊朗、伊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國、蒙古共和國、蘇聯、日本、韓國。

 

金門 (便雅憫門) 6-8am

便雅憫是唯一在以色列地出生的兒子,是第一個實際得到應許之地的支派。約瑟在埃及賜與他的祝福是兄弟們的五倍,象徵末後的教會將有神更大的同在、更新與祝福。士師時代結束前,便雅憫整個支派因落入同性戀及情慾的罪中,導致強暴及謀殺,整族幾乎完全滅絕(書19:22-26)。

以西結書43章,說明神的榮光,將從朝東的門照入殿中,回到耶路撒冷。神的國度最後、最大的收割將在此區發生,仇敵最大的抵擋也會在此區中。

 覆蓋國家:

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尼泊爾、不丹、孟加拉、緬甸、泰國、老撾、柬埔寨、越南、印度、中國、台灣、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新幾內亞。

 

伯大尼門(約瑟門) 10-12pm

約瑟的一生曾有許多他人所加給的誤解、羞恥,以致成為奴隸、罪犯,但因他的順服及忠心跟隨神,神洗刷了他所有的羞恥,高舉他成為埃及的宰相,並成為以色列一族的拯救(創37, 39-47)。這些被賣、被迫害但因順服而被升為至高的過程被視為主耶穌生命的預表。

雅各年老時將約瑟在埃及所生的兩個兒子瑪拿西、以法連算做自己的孩子(創48:5),取代約瑟成為以色列支派,雅各的這個做法實際上就是將長子雙份的祝福賜與約瑟。在他對約瑟的祝福中指明約瑟是多結果子的葡萄樹,並預言雖有攻擊但耶和華神必與他同在,使他堅固、在仇敵面前得勝,天上地下的祝福都要降在他身上,超過雅各本人及其列祖,是一枝探出牆外的枝子。

覆蓋國家:

科威特、約旦、沙特阿拉伯、卡達、巴林、也門、阿曼、斯里蘭卡、印尼、澳洲、新西蘭。

 

錫安山門(以薩迦門) 2-4am

以薩迦支派曾差遣軍隊在希布崙為大衞加冕,所以歷代志上12章32節記載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

希西家改革時期,以薩迦有許多人下耶路撒冷守逾越節(代下30:18-20)。以薩迦是忠心的餘民,聽到神的呼召,就回到南方,成為恢復運動的一部份。願這個門區域內的所有國家,有如以薩迦聽到耶穌的聲音,就到錫安山(教會)朝見他的主。

覆蓋國家

沙特阿拉伯、也門、索馬里、伊索匹亞、肯雅、坦桑尼亞、莫桑比克、馬達加斯加。

 

伯利恆門(西布倫門) 8-10am

西布倫是被揀選在黑暗之中看見大光,為耶穌作見證的一族(賽9:1-2;太4:13-16)。在進入迦南地時,西布倫族雖然曾試着掙扎了一段時間要趕出迦南人,但卻因他們不夠強壯不能成就(士1:30)。當底波拉及巴拉向迦南人宣戰時(士4:6,10),西布倫人不僅回應,他們在必要的時候,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西布倫人是拚命敢死的一族(士5:18)。

西布倫支派派遺軍隊到希伯倫回應大衞(代上12:33);他們其中一些人回應希西家的改革的呼召,在被擄至亞述的時代,回到耶路撒冷慶祝逾越節(代下30:10-11, 18-20)。

覆蓋國家:

蘇丹、薩伊、剛果、贊比亞、津巴布韋、博茨瓦納、南非、西南非、安哥拉、加蓬。

 

隱革蓮門(西緬門) 10-12am

西緬願替便雅憫留在埃及做人質(創34) 。他有正義感,願為公義而戰,但因缺乏父母親的愛,個性中有不可控制的憤怒(創34;49:5-7),為自己闖下大禍。雅各臨終前咒詛西緬的憤怒殘忍,並預言他們將會被分散在以色列家中(創49:5-7)。因此,西緬沒有土地給他們繼承,也沒有得着任何城市(約19:1-9,代上4:28-33)。

這一族在曠野中減少一半的人數,也許是因為拜偶像與妓女聯合的罪在他們當中的結果(出6:15,民25)。在大衞的時代之後,整個支派被猶大吸收。

覆蓋國家:

埃及、利比亞、乍得、尼日利亞、喀麥隆、貝寧、加納、象牙海岸、利比里亞、幾內亞、新加坡、阿根廷、秘魯、波利維亞、巴西、巴拉圭、烏拉圭、智利。

 

美瓦薩利門(迦得門) 12-2am

在約書亞率領眾民過約旦河時,迦得、流便、瑪拿西都拿着兵器在以色列人面前過去,預備打仗(書4:12),並且建築祭壇為主作見證(書22)。

迦得之地是非利士人攻擊以色列人時的避難所(撒上13:7),也是大衞躲避押沙龍的所在地(撒下17:24)。它也是早期羅馬軍包圍耶路撒冷時,基督徒所逃至避難的處所。迦得之地也可能在反猶太主義盛行時,再度成為猶太人的避難所(啟12:14 但11:41)。迦得未為神站立抵擋罪(士21:8-12),也未趕逐基述及瑪迦人(書13: 13)

覆蓋國家:墨西哥、圭亞那、蘇利南、圭亞那、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巴西、利比亞、埃及、毛利塔尼亞、塞內加爾、岡比亞、尼日爾、馬利。

 

雅法門(亞設門) 4-6pm

亞設所分之地在西加利利(書19:24-31)。他們的戰士被稱為「精壯大能的勇士,首領中的頭目 」(代上7:40)。雖然有勇士,卻缺乏領袖,不能征服應許地(士1:31-32),也不能趕出佔領他們地方的瑪拿西支派(約17:10-11)。在他們所分的地域中,有一半在以色列歷史上從未得着。所羅門時代,他們地區的一部份被送給推羅王,作為他所貢獻金銀的回報(王上9:11-13)。

覆蓋國家

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希臘、法國、安道爾、摩洛哥、教廷、塞浦路斯、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美國、加拿大。

 

新門(拿弗他利)  6-8pm

拿弗他利支派勇敢為神做美事。他們差遣軍隊膏大衞為王(代上12:34),並且為耶穌的光作見證(以9:1-2)。耶穌在世上時,大部分的事工是在拿弗他利地:迦百農,伯賽大,歌拉汛。拿弗他利支派雖然是一個強壯的軍隊(士5:18),但卻未能趕出迦南人(士1:33) 。

覆蓋國家:幾乎包含所有歐洲國家,至北則包括格陵蘭。

 

迦密山門(猶大門)  2-4pm 

猶大雖不是長子,卻有長子的祝福。猶大是曠野中的最大支派。因所分之地很大,所以與西緬同住。彌賽亞出於猶大(出31:2, 3:31,路33),耶穌是雅各預言的應驗者。猶大與耶路撒冷的命運相連,猶大支派最偉大的領袖是大衞王,他的兒子所羅門,及耶穌基督。

猶大支派棄神敬拜偶像,在聖殿中,不守誡命用無辜人的血污穢那地,甚至用嬰兒獻祭(耶7, 11:1-7)。神在他的憐憫中,仍保守他的約,聚集分散的猶大支派(賽11:2)重建祂的城市(詩69:35,以44:26-28)並為祂自己重建百姓。

覆蓋國家:俄羅斯、黎巴嫩、約旦、敘利亞、土耳其、烏克蘭、白俄羅斯、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芬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