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有份建設香港的上一代,究竟我們留給下一代一個怎樣的香港,使我們年青一代的「抗爭者」,竟要發出如此歇斯底里的吶喊?我們是否也需要先收起指責人的指頭,停一停,想一想,若無內在深層次的誘因,又豈會發展到如此「失控」的局面?若不能找出真正病因,對症下藥,恐怕就算滿足了市民的五大訴求, 也是治標不治本,隨時復發,至終病入膏肓,無可救藥!

合一能産生無窮的力量;分化則帶來分裂。抗爭運動也學會了合一的重要,和理非、勇武和宗教三組全然不同的意識形態,在運動中起互補作用,和理非雖不能叫政府讓步,但卻能為勇武派鋪墊廣大民意基礎。勇武派以實際衝擊及挑釁行動遍地開花,引爆激烈衝突,實乃為傳媒提供更多輿論素材,為一浪接一浪更大型的遊行做勢,使抗爭越演越烈,為達到破壞癱瘓整個管治系統,逼管治班子問責下台,重拾一人一票雙普選的政治目的。

對我來說,誰合乎聖經一貫的原則,誰更體貼天父的心,誰與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齊,我們就是同路人。

在2014「佔中」未開始之先,我曾清楚提醒其中一位領袖,「佔中」不合乎聖經原則,「愛與和平」將會無可避免被「騎劫」。我當時提到,有一個責任是我們負不起的,就是分裂的咒詛,不單是「社會」,更是「教會」。若這分裂的咒詛進入了教會,淺則教牧為免紛爭而「被滅聲」,重則因表達不同政見,教會因而被分化、分裂甚至肢解。最終各宗派及神學院院長就此發表了聯合宣言:「教會尊重不同政見,但卻堅定維護教會的合一性。」

可惜,過去5年,教會並沒有以更高的國度觀作出論述,以作排「毒」,反而中「毒」更深,教會內部分歧越來越嚴重,尤以上一代及年青一代尤甚,年青一代對教會及上一代越來越失望,甚至絕望,深覺教會在公共議題上顯得軟弱無力,也無所作為,所以教會在過去5年失去了大量年輕信徒。他們寧願帶着熱情走上街頭作抗爭,也不願呆坐在敎會裏面,部分牧者為保護羊群,也唯有陪同上街,以表達同心同行。我為此極為擔心,會否好心做壞事,正中了敵軍佈下的陰謀,初衷未逹已慘被騎劫利用,達其不法的目的?

基督教會作為天國在地上的代表,本應該向一切不公、不義説不。教會可以以「和理非」的態度向政府提出善意的進言,講是教會的責任,聽不聽是政府及中央的責任。管教在上掌權者不是教會的責任,乃萬軍之耶和華及主的責任(詩2:10),這是清楚不過的屬靈次序,誰違反這原則,就是僭越,也必被管教。

耶穌全然「擁抱罪人」,卻斷然「向罪説不」。教會應該同樣擁抱罪人,但斷不能縱容罪及暴力抗爭的滋長,而不勇敢站出來嚴厲斥責,向不法之事說「不」。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