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届港九培灵研经会于81-10日举办,本届聚会以“我灵苏醒,迎主再来”为主题,在早堂的研经会中,来自加拿大维真神学院的庄达睿牧师(Rev. Darrell Johnson)带领会众解读路加福音中耶稣讲述的比喻,揭示天国福音的奥秘,以及天父对世人匪夷所思的爱。

耶稣带来震撼
福音书的4位作者总共记录了耶稣的47个比喻。为什么耶稣要用比喻说话呢?庄达睿提出有三个词能帮助我们理解:世俗(secular)、惊奇(surprise)和震撼(scandal)。 耶稣的每一个比喻,差不多都是从世俗的观点出发,去讲神国的事情和观点。耶稣每一个比喻都让我们惊奇,故事竟然有这样的转折,然后我们会感受到震撼,这是刻意的。

而关键是,我们怎样处理这个震撼?其实耶稣本身的存在就是让人震撼的,令人质疑自己对世界的一切理解,包括作为一个人、行公义、爱、即将来临的神国,以及神是一位怎样的神。我们要么拥抱耶稣和得到医治,要么就跌倒和继续破碎。只有我们迎接和拥抱震撼,我们才能真正看到,真正听到,回转和得到医治,这些是要透过拥抱耶稣才能达到的。放下我们的观点,接受耶稣的观点,让祂带我们进入惊奇、夸张挥霍的新世界里。看见,听见,回转,得医治。

属灵的水肿
在7日早上的研经会中,庄达睿带领会众查考路加福音14章,关于耶稣在安息日医治水臌病人。水肿(dropsy,edema),是指身体有不正常的液体积聚,导致某些部位浮肿,但奇怪的是,这个状况会带来极度的口渴。水肿的人在当时是不洁净的,他竟然在安息日出现在法利赛人的首领家里,这很有问题。法利赛人把那个水肿的人带到屋子里,等于问耶稣:“在安息日,一个洁净的法利赛人的家里,耶稣会怎样对待这个不洁净的人?”

这是一个陷阱。在安息日,有个不洁净的人站在耶稣面前,他们用款待客人的文化来掩饰设立的陷阱,看看他会否失足。耶稣医治了这个水肿的人,然后讲了一个关于款待客人的比喻。这两个答案是并行的:耶稣医治的行动和耶稣教导的比喻错综相关。

耶稣看出属灵上的水肿在威胁着法利赛人的健康。在第1世纪,水肿是一种修辞说法,形容爱钱、贪心、渴望认可和地位,而这些都是法利赛人的动力。在晚宴里,这个法利赛人的水肿扭曲了原本的款待客人的文化,因为他需要保护和增加自己的地位,所以只邀请那些能给回报的人来晚宴。在耶稣的晚宴里,没有所谓的上等座位,全都是最好的,耶稣如果邀请你吃饭,他会坐在每张桌子上。耶稣来到晚宴里,从各样的水肿中释放我们。

在晚宴,耶稣医治了一个有病患的人,同时也向那些属灵病患的人伸手,愿意医治他们。祂拆毁了变质的款客之道,从而带入神国的款客之道,新的社会结构。在这里我们被接纳,因为祂邀请我们,这是我们唯一需要的。与耶稣一起,邀请被世界排斥和忽略的人进入筵席,就有福了;邀请那些没有能力回馈你的人,就有福了。我们就从水肿中得到释放和自由。

匪夷所思的爱
在9日的研经会中,庄达睿带领会众进入被喻为史上最伟大的故事——路加福音15章中浪子的比喻。故事中叛逆的小儿子悔改,决定回家后,父亲对小儿子所做的每一项举动,在当时文化来说都是非常惊奇的。透过这些行动,父亲亲自承担儿子的羞辱。在比喻的上半部分,耶稣让文士和法利赛人明白,那位热诚保护的神,是拥抱回转的罪人,并且举办盛宴的神。祂放下自己的圣名来欢迎我们迷失的儿女回家。

比喻的下半部分就进入父亲和长子的互动。大儿子代表我们大部分的基督徒,我们没有远走高飞和生活放荡,我们尝试忠心和顺服,努力实践职责。虽然大儿子没有远走高飞,但他同样让父亲心碎。耶稣指出了两种罪人:破坏律法的和遵守律法的,两种都需要恩典。

大儿子回家听见发生的事,就生气了并且拒绝进去。在村庄所有人面前,大儿子公开地羞辱自己的父亲,他可能比小儿子更伤透了父亲的心。父亲怎样回应呢?就如同他怎样对待小儿子,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匪夷所思地:“父亲出来劝他”(28节)。一天内爸爸两次出去公开地羞辱自己,来承担大儿子的羞辱。在比喻的上半部分,神承担犯律法罪人的羞辱;在比喻的下半部分,神承担遵守律法罪人的羞辱。

大儿子怎样回应父亲匪夷所思的爱呢?他进一步羞辱自己的父亲:“你看,”(没有尊称),“这么多年来,我服侍你,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你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只山羊羔,好让我和朋友一同庆祝。”我的朋友?那么家里这些人是谁?整个村庄的人都在这里!大儿子无意中显露出,他不属于这个家庭和这个圈子,认为他和爸爸的关系建立在遵守规矩之上,这是主仆的关系。大儿子留在家,但从来不明白父亲的心。

大儿子所做的一切都在伤害父亲。父亲再次匪夷所思地回应这进深一步的攻击,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孩子,”(充满爱的称呼),“你时常和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爸爸再次确认他的身份和权力,因为父神充满恩典,祂不会从我们身上抽取恩典然后将恩典给别人。接着父亲敞开他的心:“但你这个弟弟却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所以我们应该欢乐庆祝。”天父请求他的儿女进入祂自己的恩典的喜乐当中。庄达睿指出,如果父亲对小儿子的信息是“回家吧”,那么对大儿子的信息是“进来吧”,进入父亲的心。

文士和法利赛人认为,他们跟神的关系是建立在他们的表现和品格,所以对罪人和税吏做出同样的要求。如果我们觉得我们能进入神的国,是因为我们努力赚取的,我们也会期待其他人努力赚取。今日教会里充满了大儿子的病态:很多自称基督徒的,认为确据是来自他们的忠诚、过去回转信主的经历、宗教上的参与、和很少出现的不顺服。庄达睿最后强调:“我们能成为神家庭的一份子只因为天父来到我们这里,透过祂唯一的儿子,承担我们全部的羞耻,在这匪夷所思的爱里接受我们,没有其他原因。”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