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犹主义正在全球增长,尤其是在欧洲。全球主要的犹太人机构8月在纽约开会讨论应对办法,因美国和欧洲同样面对这日益危险的境况。

比利时阿尔斯特(Aalst)今年举行狂欢节巡游,其中一辆花车仿效纳粹时期描绘犹太人成贪婪的形象——他们坐在一堆金钱上,肩上有一头老鼠。当面对犹太人团体质询时,市长为此辩护。在2013年的狂欢节巡游,亦有一辆花车设计成纳粹时期运送犹太人往死亡集中营的火车。

比利时今年举行狂欢节巡游,其中一辆花车仿效纳粹时期描绘犹太人成贪婪的形象

欧洲反犹主义的证据时而明显,时而隐晦,如犹太人悄然离开所居住的社区,因为觉得不再安全。CBN记者跟犹太领袖Joel Rubinfeld到布鲁塞尔参观他童年时聚会的会堂。该会堂现在要出售了,因为那地区对犹太人过于危险。他表示跟家人来这里感到不安全,离开前往较安全的地方,是较好的选择 。

犹太人自公元1世纪以来已在布鲁塞尔生活,然而面对反犹主义和暴力威胁,当中很多人选择迁离。他说这不是回归以色列或大迁移,而是内部的迁移。人们只是迁往较另一个城市,没有离开原来的国家。又或是离开原来的社区,前往较安全的社区。

布鲁塞尔犹太博物院的展览,向公众展示了犹太人在比利时2000年的历史。然而欧洲人似乎忘记了较近期的历史。2014年一名回教恐怖分子在博物院杀死4人。在德国,犹太人遭受暴力袭击于去年上升接近一倍。七月下旬一位著名的拉比当众遭唾面。在英国,反犹事件连续三年上升。反犹主义甚至开始出现于法国黄背心运动。

居于巴黎的美籍作家Nidra Poller说,这显示对有财有势人士的反对行动无可避免地也转向犹太人。Poller说:“反犹主义就如社会表面裂开后,中心冒出的火焰和烟雾。其实它一直都在,当冒起后便没法处理,并很具破坏力。”

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反犹主义在美国日益增长。有些人也说反犹主义已侵染了民主党。Rubinfeld并发出警告,基督徒将会成为下一个目标。他说:“问题会接踵而来,这仅是开始。我们认识反犹主义,它以犹太人为开始,却不以犹太人为终结。”

( 来源:CBN News ,2019年8月5日,林国祥编译报道)

祷告: 粉碎仇敌攻击神的选民的计划,愿更多人成为和平使者,守望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