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廣場] 行政倫理

 

文@潘榮隆

走進會場,交接典禮正要開始。

我拿了一杯雞尾酒,迅速找個位置,藏身會眾間。我實在不喜歡應酬,但身為一級主管,與這單位有業務往來,負責人多次殷切邀約,只好請秘書硬把這行程給敲入。

典禮行禮如儀,總是對前任主管多所恭維,對繼任者有所期待。二人我都認識,偶有溢美之詞,還算得體,就點頭默默祝福他們。既來之,我四處尋望,想找些關鍵人,請他們給我單位一些方便,也算不虛此行。驀地,我看到角落一位老先生,默默獨自低頭持杯,顯得落寞。咦,那不是我的老院長嗎?不是這單位以前的高階主管,曾對這單位做出很多貢獻,而新舊主管不都是他的徒子徒孫嗎?怎麼這時刻他被晾在一隅,離開了職務,就成了路人甲呢?

我急忙趨前向他微笑,輕聲打招呼,恭敬的立在身旁。「院長,謝謝您當年的教導與扶持。」我很誠摯地從心底深處說。他抬起頭,沉思一會,微笑說,「還是您們基督徒懂得感恩。」

我想起他簽署我成為他轄下所長時,彼此間的一些互動。當時,我們校長開放、高效率、強親和力,一再強調任何人隨時都可以直接「敲門、請進」,而贏得大家的好感。

有一回,我遇見棘手難題,必須上級協助,我想到校長的叮嚀,可以隨時找他解決,便約個時間,直闖他的辦公室,將我的案子呈明。他也殷殷垂詢、直點頭,最後保證一定可以解決。出了門,我的高興溢於言表,飄飄然以為自己高明,回去對同仁有個交代,只等記功表揚,可以在自己充滿豐功偉業的履歷表上再添一筆。

第二天,院長請我去他辦公室一趟。沿路我想院長待會要如何讚美我的行政能力,解決問題的功夫。

院長還是一貫的和藹可親,卻滿臉尷尬。「潘所長,以後任何難題一定要先找我,我一定可以幫忙解決。」他說,「這是校長請我做院長的責任啊。」我的臉突然一熱。這樣溫順的長官,一定在校長或眾主管面前因我魯莽的越級報告,失盡了顏面。我自作聰明,貪一時方便,讓我的長官無緣無故受盡人眼,被人以為無能,才讓下屬越級處理。

頓時,聖靈責備,我感到內疚萬分;我怎麼可以陷長官於不義呢?何況他平常為人處事是優雅盡責,對我愛護有加。我非常自責,眼淚欲滴。適時,他反倒過來拍拍我肩膀,請我坐下,把他的錦囊妙計一一向我解說,「你看,很Easy吧。」

那一天,我學會了甚麼叫做「行政倫理」。我感謝神,在我初出茅廬就遇到溫文儒雅的長官,他耐心陪我成長,給我糾正機會。

臨走前,我恭恭敬敬的向老院長鞠個躬、道謝才離去。看著他那樣感激與期許的眼神,我默默祝福他在這個行政倫理逐漸喪失的時代,也能夠認識帶我走過青澀年華,永遠在我心中的主耶穌。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請教拉比] 耶和華後悔造了人類嗎?

22/12/2015 – 10 提別月 5776
  文@Ari Sorko-Ram 請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