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燕城在以色列看見受苦基督的異象

 

文◎記者 陳淑安

過往幾年都在香港舉行的「回家」聚會,今年11月將移師到耶路撒冷,本港不少機構都組團到訪聖地兼參加聚會。曾多次到訪以色列、熟悉中國國情的梁燕城博士亦將會是其中一團的隨團講員。梁博士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提到以色列與中國的關係、以色列在末後日子的角色,及其過去到訪以色列的經歷。

梁表示,中國與以色列之間的外交關係密切,而猶太人一直視中國人為曾幫助他們的民族。「歷代猶太人在歐洲都受到很多迫害,但中國沒有迫害過猶太人。在德國迫害猶太人時,中國是少數收留猶太人的國家。」1605年西教士利馬竇在北京時,有猶太人來找他,想知道他們自己的根源。利馬竇於是派耶穌會士到開封,從他們殘留600多年的摩西五經經卷,所用的希伯來文沒有母音符號,表明它是古老經文版本,估計這是以色列北國的經卷。原來北國亡國時,已有猶太人逃亡至中國。後來宣教士稗治文編《中國叢報》,1897年偉烈亞力(Alexander Wylie) 發表文章主張猶太人在漢明帝時由西域入中國[1]。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不少猶太人躲避納粹迫害流亡海外,得不到其他國家接納,卻獲中國政府簽核收容。數千名奧地利猶太人被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解救,在1938-1940年期間,向猶太人簽發了數千張簽證。以色列的博物館至今仍有記錄,當時在歐洲的猶太人寫信給身處中國的猶太人,他們後來都被屠殺了,只有來到中國的那批猶太人仍生還。時至今日,猶太人對中國人仍存有感恩的心,對中國人的態度普遍都非常好。

在以巴衝突中,中國表面上站在巴勒斯坦一方,原因是不希望與列國為敵。然而事實上,自從與以色列復交後,中國一直與對方保持緊密關係,甚至有傳兩國在軍事上秘密地互通消息。

梁指,幾年前以巴開火,許多人將矛頭指向以色列,但中國有人在網上發表一則記載。原來曾有一名中國勞工在以色列被恐怖份子炸死,以色列政府追查勞工的家鄉所在,發現他是從福建一個村落來的,於是派人到當地向勞工家屬賠償一百萬美金,並答應供養勞工的子女直至他們入讀大學。覆述事件的人表示,由此事可見以色列是個負責任的國家,充滿對人的尊重。

至於信仰上的層面,中國內地跟以色列的教會並未有正式交往,只是有不少中國基督徒曾到訪聖地,以色列方面亦十分歡迎。香港基督教則比較多關懷以色列,且會重視以色列在末世中的角色,亦不時舉辦聖地團。

梁過去很少講末日,因「聖經預言不可胡亂解釋,但按照預言推論,末世最重要的衝突始終是在以色列。而今日的國際局勢,最不能解決的問題也在以色列,除非阿拉伯人、回教徒明白耶穌寬恕及愛仇敵的真理,若回教徒及猶太人都學會寬恕對方,衝突才能解決。」

梁解釋,由於近數十年的世界發展,耶穌對末日的預言似乎已大多應驗,故末期可能接近。若從啟示錄、但以理書及以西結書的預言來看,末世最大的警兆是有兩大勢力攻打以色列,估計是哥革(可能是俄國)及波斯(可能是伊朗)。「現在俄國勢力復甦,伊朗勢力繼續坐大,有可能成為制衡美國的力量。而且,俄國及伊朗周圍有很多中亞國家,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的。」

他從預言推論,末後將會有二萬萬大軍從日出之地而來。「其實所有伊斯蘭國家加起來,有二萬萬大軍並不出奇,而按經文寫作年代的用法, 『日出之地』在當時並非指現在東方的中國,而是古時從以色列觀看東方日出的方向,就是伊朗一帶。」

1948年之前曾有觀點說以色列復國不是指真實的以色列,只是預表著教會復興,這已證實是錯誤。梁認為,以色列復國的意義並不僅是靈意上的,而是指以色列作為神所看顧的民族,在聖經中經常看見它被神祝福,復國是神的計劃及應許終必實現。他認同,以色列復國大概是末世臨近的時候,特別是耶穌曾說,當外邦人的日子滿了,無花果樹及其他的樹發芽,然後末期才來。這都暗示以色列復國及復國後末期的接近,「那日子還沒有到,但末期卻開始發動。」

梁曾多次到訪以色列,並在那裡看見從神而來的異象。他曾於冬日黃昏時到訪基督被鞭打的地方,就是在「雞鳴堂」下面的廢墟,大祭司的地牢。「當時天已經黑了,我用一個小電筒照明,看見一個受苦耶穌的立體景象,跟我相距十分近。好像面對面看到耶穌受盡痛苦的神情,靈裡十分震憾,淚流滿面。」梁說,「有一位巴勒斯坦人告訴我,那幅牆上本來就有一個『耶穌的影子』,但後來我查看明信片,發現那其實只是一片陰影,跟我所見到的不同。我心中開始洞明,知是神要使我明白基督之極深悲痛,由此醫治世人的創傷。」

看見異象後,梁立即到基督復活的聖墓堂,在空墳裡跪下禱告,一時經歷榮光包圍,經歷基督復活的大榮耀。「當晚在一個很清晰的夢中,我看見自己在新天新地的耶路撒冷,跟殘舊的耶路撒冷是不同的。在那裡,我一家住在很大的房子中,有很大片青翠的草地,右邊是聖城,有極大榮光,且看見我爸爸也坐在清新草地中。」原來梁的爸爸對基督教有很多批評,但也曾在梁帶領下決志,不過生命沒有大改變。「我問神︰爸爸是否真的在禰那裡? 說︰是,芥菜種那麼小的信心便可得救。」

後來,梁在拿撒勒的報喜大教堂跪下時,看見一個奇特的異象。「我看見一塊白布將教堂遮住,向上望看見比教堂還高的天使。」梁用聖經原則察驗所見是否邪靈,卻發現對方是天使,問其名字,是加百列。於是他盡情把當時自己心底的問題提出,包括是否神真的要自己到中國實現使命,神使他明白,須以基督無條件的愛去醫治中國百年的創傷,成為僕人去服侍中國人,放棄過去一切對中國的偏見,向這偉大的民族文化作見證。

但梁仍很擔心,因不知如何應付複雜的政治,也不懂籌款,更要為使命放棄自己可得的高薪工作。「天使告訴我︰如果是神開創這事工,你不要懼怕。無論政治、金錢種種難關,神也會幫你渡過。」的確,梁進入中國服侍至今二十年,神的應許從不落空。

一年後,梁再度來到以色列,在拿撒勤的馬利亞故居跪下禱告。神在那裡對他說,要他成為末世中國的使徒、先知。「那時我還不太明白,因為自己來自福音派背景,很少提到這些職分。後來透過看書,才瞭解使徒就是有特殊呼召、特殊職務的信徒,而先知是在走每一步,都從聖靈得知道怎樣抉擇的人。 我在中國服侍這民族二十年,抉擇走每步都正確,有很多祝福,實在不容易,只靠神一直帶領。」

「神教導我,在中國不得賺任何利益,機構和家庭的需要,神自會另外供應。對任何中國人,不論是貧困百姓、高層官員、回族穆斯林、西藏佛教徒、儒道大學者,均以清潔單純的心,及完全真誠的愛心對他們,就會留下美好的見證。」

他認為,到訪以色列是一種屬靈上的經歷,而耶穌真正出現過的地方,跟自己想像的往往有所出入,在那裡默想將會更深入瞭解聖經。「你要預備去經歷的心,然後嘗試用默觀方式,在真實處境中思考耶穌的一舉一動,那會使你進入去體會耶穌道成肉身生命的深度。」他更鼓勵信徒,多為以色列及阿拉伯人祈禱,期望這兩位「哥哥」快些「回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偉烈亞力《中國的猶太人》 Alexander Wylie, Israelites in China, China Researches, Part II, p1-23 1897 Shanghai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822簡報】逾三千人出席耶路撒冷「822聚集」

05/11/2014 – 12 瑪西班月 5775
  【KRT王希雨報道】「822聚集」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