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參與迦薩媒體戰

 

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事已持續(7月8日開始)一個月,根據兩方各自公佈的資料,至本報截稿日為止,以色列有64名士兵和三名平民死亡,而迦薩(Gaza)有超過1,8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哈馬斯指大部分是平民。國際傳媒對迦薩戰爭的報道,針對迦薩的平民傷亡,卻淡化哈馬斯使用人肉盾牌、攻擊以色列民居設施等事實,造成輿論一面倒譴責以色列,卻沒聲討哈馬斯的暴行。在炮火戰爭之外,國際傳媒和社會也參與一場媒體戰。

多個國家和人道救援組織持續呼籲雙方停火,但在短暫人道停火後,哈馬斯破壞協定向以軍發動攻擊。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強硬表態,以色列必須準備好與迦薩持久作戰,並聲言除非將所有通向以色列的秘密地道摧毀,否則不會停止戰事。
在迦薩的部隊指揮官圖格曼(SamiTurgeman)表示,幾天後就能摧毀所有地道。

以色列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卡爾尼(Sagi Karni)早前向《明報》表示︰「我寧願輸掉媒體戰,也不要輸掉真正的戰爭。」他指,傳媒對迦薩戰爭的報道有失偏頗,側重巴人的傷亡數字,並刊登傷亡者血淋淋的相片,但沒交代以軍行動的背景資料。他重申以色列是出於「自衛」,才反擊哈馬斯超過2000支火箭的攻擊。

《以色列時報》記者Raphael Ahren表示,國際傳媒大幅報道巴人死亡數字,卻淡化哈馬斯射向以色列民居的火箭,又偏向指責以色列。尤其是英國傳媒,仔細講述以軍對巴人的攻擊,對哈馬斯攻擊以色列平民的行動幾乎蘋字不提。德國傳媒也被指有失偏頗,有歷史學家質疑德國傳媒對迦薩戰爭的報道反映反猶主義的存在。

在炮火衝突之外,國際媒體也大肆報道全球多個城市爆發的反以色列示威,包括孟買、紐約、倫敦、維也納、悉尼、法蘭克福、伊斯坦堡等等。在倫敦,有45,000名示威者在以色列領事館外,抗議以色列攻入迦薩。阿姆斯特丹的示威集會由政黨領袖主辦,據稱有12,000人參加,這是荷蘭歷年最大型的支持巴勒斯坦遊行,參加者主要是巴勒斯坦人、土耳其人和摩洛哥人,遊行時呼叫解放巴勒斯坦的口號,舉起巴勒斯坦旗。

在法國,反以色列示威幾乎釀成暴亂。法國是猶太人和穆斯林人口皆最多的歐洲國家,兩個族群的關係充滿張力。自以軍展開護刃行動後,法國多個城市有反以色列的示威,大多是和平進行,但在巴黎當警方發現示威者不懷好意正向兩座猶太會堂前進時,隨即阻止,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衝突,其後法國總統下令禁止有可能演變為暴力活動的示威,此舉在法國不常見,更引起示威者的不滿。一些示威者違法聚集,舉行巴勒斯坦旗,高呼反以色列口號,焚燒以色列國旗,又放火燒車,警方用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其間曾發射塑膠子彈。法國內政部長Bernard Cazeneuve稱︰「反猶的暴力事件存在,我們必須處理。」有報道指,今年首三個月,遷離法國的猶太人數字,創1948年以色列復國後的歷史新高,反猶主義的威脅是其中一個因素。

哈馬斯侵害新聞自由,也造成國際傳媒難以掌握真相。以色列媒體指,數名記者在迦薩採訪時被威嚇,禁止報道使用人肉盾牌和向以色列民區發射火箭。另外,對哈馬斯曾經作出負面報道的多名西方記者被逐出境外。西方傳媒除非願意付出加倍的努力和有更大的決心,否則並不容易有公平客觀的報道。

美國George Mason 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David Bernstein引用的一篇部落格文章很有意思,原作者就迦薩戰爭對國際傳媒發出40條問題,其中有︰

-你曾否訪問聯合國官員,問他們為什麼哈馬斯可以在他們的學校儲放武器,武器如何運到該處?
-你是否知道哈馬斯在迦薩處決了數十名反戰示威者,你認為有新聞價值嗎?
-法國報章刊登新聞指哈馬斯的辦公室設在醫院急症室隔離,其後被刪除,你認為記者這樣做正確嗎?
-俄羅斯記者提及有火箭發射站在他酒店附近,你曾否發現你酒店附近有恐怖分子和他們的基地?
-有160名巴勒斯坦兒童在建造秘密地道(在迦薩和以色列邊境)時喪生,你想過訪問他們的父母嗎?

在中東的另一國家敘利亞,內戰已造成17萬人死亡,最近一星期就有千多人去世;還有伊斯蘭好戰分子在伊拉克屠殺平民,併力圖驅逐世代長居於此的所有基督徒。鄰近國家仿如人間地獄,為什麼國際傳媒卻只將焦點定在以軍攻打迦薩的戰爭上?

(記者王妍報道)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Joyce Meyer·享受每一天】爭戰得勝的秘訣

03/08/2014 – 7 埃波月 5774
  文◎Joyce Meyer譯◎朱蔚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