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棺論定談沙朗

 

文◎黃濠光

【以色列前總理Ariel Sharon,其名字的中文翻譯一般譯作沙龍,唯筆者認為應譯作沙朗。聖經中的沙龍是shalom,意思是平安(士六24),而猶太人也有人以Shalom為姓的,現在的內塔尼亞胡政府中確有一位官員姓Shalom。Sharon和Shalom不應共用同一個中文翻譯。因此,Sharon是沙朗,Shalom是沙龍。】

以色列前總理沙朗經過八年昏迷,於1月11日與世長辭,以色列為他舉行國葬,遺體長眠在內蓋夫(南地)家園中。沙朗是個軍人,於六日戰爭及贖罪日戰爭中,在西乃戰場立下汗馬功勞。尤其是贖罪日戰爭,以色列在初期的戰事中失利,節節敗退,唯沙朗率領其部隊,殺出重圍,挫敗埃及軍,扭轉戰局,令以色列反敗為勝,迫使埃及求和,終止戰爭。沙朗在以色列軍民眼中,是個英雄。

在沙朗的軍政生涯中,最有爭議性的是黎巴嫩戰爭。當年巴解的總部在貝魯特西區,對以色列北部進行恐怖攻擊,於是時任貝金政府國防部長的沙朗,揮軍入黎,迫使巴解撤退至突尼西亞。在黎南的巴勒斯坦難民營便交給黎巴嫩基督教長槍黨,結果發生大屠殺,震驚國際。國際社會都將矛頭指向沙朗,因為屠殺事件雖不是以軍所為,但由於以軍實際控制著黎南,不應讓基督教長槍黨為所欲為,於是沙朗在千夫所指下辭職,但仍留在貝金政府內閣裡。

以軍沒有在黎巴嫩進行屠殺,但沙朗卻背負著「屠夫」的名號,這是外國人加諸他頭上的標籤。以色列人卻仍視他為英雄,並於大選中投票給他,他終於在2001年擔任總理。沙朗執政作風強硬,但仍依從當時美國總統布殊的中東和平路線圖,與巴解談判。談判沒有成果,但沙朗於2005年決定以色列單方面撤出迦薩。他所屬的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決定,他便於年底脫黨另組前進黨,繼續執行他的政策。可是,大選還未舉行,沙朗於2006年1月嚴重中風昏迷,不能視事,結果便昏迷了八年。

國際社會對沙朗決定以色列單方面撤出迦薩稱許有嘉,認為對中東和平有貢獻。就在他昏迷的八年裡,迦薩變天,執政的巴解法塔被敵對派系哈馬斯武力推翻,結果哈馬斯從迦薩經常射火箭襲擊以色列南部。事實證明,沙朗交出迦薩土地,並沒有換取和平,反而令以色列南部居民活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下。最諷刺的是在沙朗下葬的儀式中,迦薩也射來數枚火箭,送他好走。迦薩現已成為恐怖分子的火箭發射場,沙朗的好意換來每年過千枚火箭,令現政府不再相信土地可以換取和平。沙朗單方面撤出迦薩的決定證明是錯誤和失敗的。

以色列歷屆總理若放棄土地,都沒有好結果。貝金放棄西乃半島後,他便面對以色列經濟崩潰的危機,最後他心力交瘁而辭職。拉賓交出耶利哥,他後來被刺身亡。內塔尼亞胡第一次任總理時交出希伯侖,不久便下台。沙朗撤出迦薩,不久便中風昏迷。迦薩在約書亞時代已歸入猶大支派(書十五47),分割神的土地會招致神的審判(珥三2)。如今以巴和談,又是要以色列交出土地,若內塔尼亞胡受壓妥協,恐怕他也會有不好的下場。

沙朗去世沒有為以色列帶來震盪,畢竟他昏迷了八年,大家已習慣他的「消失」。不過,他的離世卻為基督教圈子帶來些微震盪。事緣已故猶太教德高望重的Kaduri拉比,於2006年以108歲高齡去世。他生前曾說彌賽亞向他啟示,並說彌賽亞會在沙朗死後不久臨到以色列,當時沙朗仍健在。他離世前留下遺言,寫在字條上,透露彌賽亞是誰,但指明死後一年才打開字條。2007年字條打開了,裡面是數句希伯來文,但從每個希伯來字的第一個字母,得出彌賽亞的名字︰耶穌。當時沙朗已昏迷,這件事便沉寂下來,直至沙朗離世,大家想起Kaduri拉比的預言,便猜測彌賽亞行將出現。

若Kaduri拉比真的遇見彌賽亞耶穌,無疑是件好事,但卻無法證明。聖經的預言我們深信不疑,但人的預言,我們要小心分辨。Kaduri拉比是否真確,時間可以證明,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就是聖經所說,我們要預備好主的再來。Kaduri拉比就沙朗之死與彌賽亞來到的說法是否真確已不重要,重要是預備好迎見神。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呼聲】瑪拉基書的提醒

16/01/2014 – 15 細罷特月 5774
  ◎黃少芬 舊約聖經以瑪拉基書四章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