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鄰赤子心──現在就要活在永恆中

 

文◎劉達芳

我十六歲就醒覺到人生短暫。當時我在美國中學畢業,等十月進入加州大學就讀,為打發悠長的假期,就嘗試找璁期工。我只有十六歲,找工作不易,所以我到一些老人院拍門。就是這樣,我看到人生的結局。

人生盡頭的無奈

老人院的老人家,很多沒法行動,連坐輪椅都無力,護士要用布條把他們縛在輪椅上,免得跌到地上。不少人由於大小便失禁,弄得滿身臭味。私家房的人,腳被床攔夾住了,無力抽出來,大喊看護,但她們不理睬,真是悲慘。

有些老人看見我,就緊握著我的手,以為我是去探他們的。他們告訴我︰「很久沒有人去探望我了。」他們拿年輕時輝煌的舊照片給我看,有曾是美式足球員的,有的是芭蕾舞女星,他們都拿過獎,又與名人拍過照。

看到這情景,我開始納悶,那時我天天享受逍遙自在的日子︰騎馬、溜冰、滑雪,甚麼都玩,當然很快樂。但我想,若有一天我再無能力玩耍,只能緬懷過去,我會否很痛苦?又會否為自己過去的生活後悔呢?

人生沒有把握

我立志年輕時就要生活充實,以至有一天我在老人院時,會覺得自己對社會已作出貢獻,此生無悔。我考慮了很多充實的生活方法。當醫生醫治病人很有意義,但是,若我醫好了一個惡人,豈不是幫助他繼續作惡?又或我醫好了一個好人,但他在十年、廿年後逝世,我所作的豈不是白費?哈!當社工吧,但又聽到人說,社工都是在畢業時熱心,一段時間後就會變得灰心,最後變成黑心。後來,我認為讀農業最實際,可以研發多產的稻米、麥子等,以解決世界糧食短缺、饑荒的問題。誰知,我又發現,世界的糧食問題,不只是因產量不夠,還源於人貪心、惡毒、嫉妒、醜惡。最後,我很痛苦,因為我對人生一點都沒有把握。

要在神大計劃中擺對位

璁假快結束時,我參加了一個營會,在營中聽到趙君影牧師說,神對世界有一個永恆的計劃,我們是這計劃中的一部分,每人就如大拼圖中的一小塊,只要我們擺位對了,就與神永恆的計劃有份。這真是太吸引了!接著,趙牧師說出了條件︰人要站對位,就必須做神要你做的事,去神要你去的地方,成為神要你成為的人。

當時我有很大掙扎,怕神會差我到一些很可怕的地方,後來神的愛充滿我,我就走到台前回應神。突然我感到生命的一切擔子,都掉在地上。我明白到,若我接受了這三個條件,無論是年輕、壯年、老年,或是面對死亡的時候,我心裡仍可以非常坦然,因為我這一小塊,已在神永恆的計劃裡,完成了 要做的事。

當我們安於神對我們的計劃及安排,我們就毋須爭取永垂不朽,現在就可以活在永恆中。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卡車司機變英雄 打擊人口販賣

04/07/2012 – 14 搭模斯月 5772
  每一年,美國全境載貨大卡車的行駛里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