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文化和產業,三者如何能有完美的結合,這是當今商業社會一個談論不休的話題。不少的基督徒認同「創意文化使命」,透過文化工作見證主,怎不會是一件美事呢?然而,困難就在於「美」這個字,沒有「美」,即使技巧高超,又傳遞屬靈真理,都不過是「承載著講道信息」的技術成品,在感動人心這種奇妙的事情上可十分軟弱。「美」是來自「心」的,但培育一個「有心」的基督徒文化工作者,就算不及駱駝穿過針眼那麼困難,也是極不容易的。有關這方面,我想起一次在內地教創意寫作的經驗。

多年前,我到內地一個兒童之家教創意寫作。那裡有二十多位小朋友,差不多全是基督徒,他們因各種家庭問題而被政府安排寄宿服務。我首先講了一個故事,在過程中引導他們探索故事的意義。無論我問什麼,他們的回答既快捷又「標準」,字眼有些少不同,但都是十分相近,包括:「我會祈禱。」「我會倚靠神。」「有耶穌就是最好的。」

後來,我給他們的練習是寫一封信給天父,表達心中的感想,寫得最好的有獎品。他們寫出的內容都是百分之九十相似的,例如:「我要做乖的孩子」,「我感謝主耶穌拯救我的生命」。這些之外,便沒有其他了,完全沒有個人的情感和想法。但有一篇在我眼前一亮,信中寫到自己的不快樂,又問天父為什麼她會這樣痛苦的。我沒有看名字,單憑內容就選了這篇文章獲獎。公佈消息時,全場的人都面露驚訝,包括成人導師。這位獲獎者真特別,她是被評為兒童之家中品行最惡劣的人,年紀較大,也最反叛。

我的評審標準是什麼呢?顯然不是「標準答案」,我又不是鍾情於天問式的哀傷文學,感情的真摰才是美不美的關鍵因素。真理已在聖經中,如今又有印刷科技,我們要做的不是「真理的抄寫」,而是寫出與人有心靈交流的文字,那種感情必須是真實和誠懇的。

基督徒文化工作者的培育,若是單單重視技巧,或屬靈真理的填鴨式灌輸,所產生的文化作品恐怕只會是空洞的。但培育「有心」人,何其困難呢!這人要敢於走過心靈的黑夜,放下對信仰的標準答案,脫下宗教的外衣,讓赤露的心靈跟上帝對話。一切從心出發,有怎麼樣的心靈,就有怎麼樣的文化。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