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回家聚集釋放華人進入回歸耶路撒冷的命定,同時再次以其核心價值鼓勵基督身體,兩代同心同行,讓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同時興起新一代來滿足父神的心意。

青年世代需要父老遮蓋

在聚集第三天晚間的青年之夜,來自各國的年輕人透過不同角度分享同一渴慕﹕「青年世代需要父老的遮蓋、保護,內心極其渴慕能和他們同心、同行。」來自大中華地區的David弟兄談及自己在前幾週曾作了一個夢,在夢中看見一座很大的山,有很多人從山腳的四圍往山頂走,最後在那裡會合,沒有任何人走失。他指,身為華人的下一代,常被教導「寧願跟著別人走,也不要作帶領者。」但在他所作的夢裡,每個人都是主動往前走,他認為這就好比下一代的呼求。「我們需要向前走,當父老輩往前進,我們也渴慕一起同行、經歷突破,一起哭、笑與歡呼。」

來自台南的陳以諾分享與爸媽修復關係的見證。他的父親是一位牧師,從小自己就在健康的環境、家庭下成長,但是不容易將自己的心敞開跟父母分享。直到有一在禱告中,被神啟示「要打破和父母之間的高牆。」於是他勇敢的敞開心與父母交談後,他和父母之間再也沒有高高在上的距離,而是有朋友之間的緊密關係。當他經歷與父母關係修復後,奇妙的同時擁有神賜予父母生命的恩賜與恩膏,開始可以看見神給予的異象、聽見祂所說的話。

就在這幾天的一次敬拜中,他看見一個異象:年輕的世代就如同弓箭的「箭」,而父老、長輩就好比發射器,負責瞄準、對準,將年輕的一代發射出去。接著,他沿著弓箭的方向,看見一座山,最高點有黑色的城堡,從山下走來的是一位穿著黃袍國王,他知道這是世界的王—撒但,而這枝箭直接射進牠的眼睛裡。「年輕的世代擁有爆發力、耐力,更需要父老幫助對齊神心意,讓神的工作有力量且精準的擊敗仇敵的工作。」

原住民青年重拾身份

來自台灣高雄的Rebecca分享城市父老與原住民青年一同站立,帶來城市經歷恩典的見證。她身在一個很看重原住民年輕人的屬靈環境,她的屬靈父親甚至會每週分別一段時間,與這些年輕人聊天。幾年來,她看見屬靈父親與其他的父老,極其努力融入原住民、少數民族的生活,這深深影響著其他族群的年輕人也一同參與,他們有著同樣的相信與看見:「當原住民的年輕人、父老站在他們的位置上,就要帶來屬靈的突破。」

台灣的原住民理幸查絡姊妹分享道,自己的父親曾是一個嚴重酗酒者,且常常家暴,故此她極其憎恨父親。當她離開部落後,重新認識神,被神提醒:無論父親是好是壞,他就是自己的父親。後來,她決定寫信給父親,表達自己過去是多麼的恨他,同時向他道歉、請求他的原諒。「後來,回到家後經由母親口中得知,父親已經不再喝酒,且已在教會聚會。」她不僅為父親感到驕傲,也堅持在自己原住民的名字裡放父親的姓氏。
HC7-01B

青年人要成為神國將軍

美籍的Melody談及自己從12歲就開始服事,身為一個從小就在教會長大的年輕人,服事過程中經歷過高山與低谷,同時在成長過程中卻漸漸聽信仇敵的謊言,她開始將服事視為身分、成為服事的機器,少了追求神的時間,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的抱怨。後來,在一次親近神的時刻,她向神吶喊,為什麼沒辦法完成自己的夢想,永遠只有服事。同時,有一個意念進來「為什麼妳這麼的自憐?」她才正視自己真實的情況,發現長久以來她以受害者的心態在服事,將自己的鑰匙交給別人,讓自己被綁在監牢裡。神啟示她,重點不在於妳想逃,而是為什麼妳會覺得自己在監牢裡?後來,她作了一個決定,要為自己的決定、感受負責,且勇敢的向領袖分享感受,在誠實的關係中彼此了解。

韓籍Timothy弟兄,分享自己移植一顆腎臟給父親的見證,當他進行完手術,以為自己已作成瑪拉基書所述「兒女的心轉向父親。」但是,神卻提醒他,祂所渴慕的是「心」的回轉。同時,他在讀大衛打倒歌利亞的故事中,忽然對自己感到非常憤怒,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小信,影響著丟出石子的決定、舉動躊躇不前。接著他帶領宣告,所有的罪都要經歷突破、自由,青年人要成為神國將軍、屬神的孩子,全球的年輕人都要興起受神膏抹、被上一代遮蓋、保護,繼續將福音傳至耶路撒冷。他呼召全場年輕人同心同聲、火熱禱告。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