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字為祭︰事先張揚的減肥事件

 

黃少芬

回顧多年的減肥經驗,得出一個秘訣,若要成功,就必須把自己的減肥計劃通告天下。一旦告訴周圍的人,你開始減肥了,每當想吃牛肉乾或芝士蛋糕時,總會有好心人提醒你︰不是說要減肥嗎?好多卡路里呀?你又失敗了!他們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為幫助你減肥成功,會給你不屑的眼神,令你蒙羞。吃丁點兒甜品,就好像做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一旦放棄減肥計劃,就算你吃一桶雪糕,也沒有人會干涉甚麼。看見別人犯規時,即時拘捕,有說不出的快感。我就是利用人類的弱點,在他們施加的壓力之下,令自己不敢違規飲食。

其實,壓力、羞恥感、批評本身不是壞東西,不過是人濫用了,或過了火,才造成惡果。在八十年代的美國,自尊運動曾盛行一時,家長和老師避免對孩子說批評的話,卻不停稱讚孩子,以建立自尊心。到今日,這些孩子長大成人,才發現出了問題︰自我中心,受不了半句評語,無法面對失敗。香港的孩子又何嘗不是呢,脆弱如空蛋殼,不堪一擊。

我以前很怕聽別人給我的批評,拒絕接受逆耳的忠言。碰壁了大半生,才發現「當面的責備」和「朋友加的傷痕」十分珍貴。但到今日,我主動向人請教時,已沒有人敢給我意見了。請人家批評我的作品,得來的回應卻全是︰「很好,很好呀!」他們都是教會裡典型的好人,因不想破壞關係,才不願給予評語。

牧者在群眾的期望下,更是典型的超級好人。他們總是要保護脆弱的小羊,多讚賞,少批評,而且絕不罵人。我很明白他們為父的心,自己從上一代那裡受過負面說話的傷害,到自己要牧養下一代,就努力做慈父。可惜不自覺地走了另一極端──縱容,看見我們犯錯,卻連一句語氣重一點的話也難以啟齒。

是我們太脆弱,還是反擊力太強,令牧者都不敢罵我們?如果他們變成以賽亞書裡的啞吧狗,我們就有禍了。不合理的責罵有破壞性,但應罵就罵,才能使人歸正。

我聳起耳朵聽批評說話,是需要提起勇氣的,實在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少。但我甘願冒險,所以也請牧者們勇於指責,不要害怕關係破裂。當然你們也需要冒險,我不保證自己一定不會失傷。

我並非一個被虐待狂,只是渴望成為堅強而美麗的蝴蝶,而看似負面的評語和責備其實是一面鏡子,助我破繭而出,找到自己的命定,所以不怕招致滿身傷痕。

所以大家見我在減肥時期還大魚有肉,就不要客氣,給我壓力,給我難看的臉色,狠狠痛罵我一番吧!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訪韓聖會醫治神跡再現

08/08/2007 – 24 埃波月 5767
      第十九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