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兒心語︰外邦教會分裂的基因

 

鄭非兒

,目前我與幾位弟兄姊妹正著手翻譯一本敦‧薰陶(Don Finto)的書籍,中文譯名為《惦菩澄我民》(Your People Shall Be My People)。為了祝福華人肢體,這本書將會分別以繁體及簡體出版,免費送予香港、國內、東南亞以及海外的華人教會與機構。該書預計於十月份出版,並會在今年的基督教聯合禮品展展出。我們祈求這本書為主所用,除去信徒對神的選民以色列的誤解,同時明白外邦教會在神國度裡應扮演的角色。

盼望在此與大家分享該書的部分精采內容--外邦教會分裂的基因。作者一針見血指出,在主裡拒絕承認猶太「根源」是導致基督身體內各肢體分裂的首要原因。除非這種已進入主身體的突變得著醫治,否則整個身體無法回復健全。早期教會的基督徒「都在一處,凡物公用」(徒2:44)。他們是「一心一意的」(徒4:32)。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裡祈求我們合而為一(約17:21),然而我們卻沒有合一。

神的創造都有內在的自然定律——可以說是遺傳基因(DNA)。自從教會脫離了那些建立我們的人以後,便產生一次又一次的分裂。每一個新的運動都創立一個新的教會;每一個新的改革都衍生一個新的宗派。雖然我們仍像一家人,有相似的地方,但變種因子已進入我們的血液。變種因子在第一代可能只引起輕微的變化,但最終可能會導致「巨變,例如嚴重的缺陷或疾病」。

首先聽見神說「以色列是我的長子」(出4:22)的是摩西。長子在家族裡有不可取代的尊貴地位。當保羅說「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時(羅11:29),正是指著以色列說的。浪子故事裡的小兒子離家往國外去,散盡了他承繼的家財(參路15:11-31)。後來他「醒悟過來」,就起行回家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路15:20)。接著是盛大的慶祝會,父親歡欣地說︰「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路15:24)。

長子非常生氣,他的兄弟已散盡家財,事情也該是這樣了結,絕對沒設宴慶祝的道理。這個叛逆的弟弟要在「遠方」的豬欄裡住宿,這是他活該的。現在一切都理應屬於他這個忠心的長子。他提醒父親︰「這麼多年來是我一直為你辛勞工作,從來沒有違背你的命令,你卻從來沒有為我舉行一個慶祝會!」

外邦人的故事剛好相反,長子以色列離家而作為小兒子的外邦人卻留在天父身邊。對外邦人來說,天父已和這個長子斷絕關係,自己在各方面,包括與天父親密團契的關係上,都已取代了這個不知所蹤的兄長。然而,我們外邦人是猶太人的屬靈後代。耶穌告訴井邊的撒瑪利亞婦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約4:22)。猶太人在信仰上是我們的「根源」,沒有猶太信仰就沒有基督教。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牛頓手稿透露基督再來年份

06/07/2007 – 20 搭模斯月 5767
  【編譯黃少芬/BCN六月二十日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