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字為祭︰釋放自由從哀求開始

 

黃少芬

還依稀記得麥兜的一個感人小故事,他的幼稚園同學長大後,在社會謀生,一個深夜下班後,拖著疲累的身軀踏進地鐵車廂,在那裡與剛下班的麥兜相遇,他也有同樣一副倦容。這麼傷感的故事,香港小孩子一看就明白了,他們家裡的父母每天回家時也是這個樣子。

有人跟我說,守安息日的意念很好,但問題是打工仔不由自主,怎能跟老闆說,我要在主日休息不工作?雖然守安息日是個人的選擇,但在現實世界中卻行不通,我們彷彿被囚禁在超時工作的社會文化中,失去選擇休息的自由。尤其在經濟不景氣的年日,人人為求保住飯碗,只能委曲求全,七日工作,一星期六十小時工作,不論是基層工人或是高層主管,也難以從奴役人的社會系統中逃脫出來。神有話向他們說嗎?

或許電影《奇異恩典》可給予我們一點啟迪。廢除奴隸貿易的運動面對鉅大強頑的反對力量,主要是奴隸貿易的利益既得者,利益既得者向來都是阻擋革新的力量。大家恐怕貿易一旦停止,英國經濟就會崩潰,所以廢奴運動看來是無法成功的。假如有人「認真」留意守安息日的主張,社會上必然出現反對聲音。勞動力減少對社會造成經濟損失,商家當然不高興。主日不開會不工作,教會也會起爭論,大家都想把主日填滿教會活動,美其名「有效率」。但廢奴運動最終擊敗了歌利亞,因為奴隸和代禱者的哀哭聲達到天上。

我們聽見城市的哀哭聲嗎?被忽略的孩童、孤獨老人,他們對著電視機哭泣。一日做三份工作才能養活家人,突然一日猝死,他們的被單留下淚痕。工作壓力承受不了,結果患精神病,哭了,卻沒有人聽見。他們都是今日社會的奴隸,在屬靈的埃及地為奴。但如果哀哭聲不是向神發出的,那不過是淒涼的自憐。

我們要將天國的價值觀輸入為奴的世界,歡迎安息日的主來掌管社會、經濟和文化。當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耶和華耳中,救恩就臨到他們。是的,你一個人無力改變社會制度,但可以做個人的選擇,就是哀求慈憐的神解放為奴的社會。為自己,為別人,在神面前好好痛哭一場!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澳門五一黃金周派聖經

26/05/2007 – 9 西彎月 5767
浸信西差會十多人   派發聖經禮物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