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腹經綸︰神與天花

 

顏重剛

今年四月九日《新聞週刊》的封面是個問題︰「真有神嗎?華理克與夏理斯論戰」。作者安排全世界最有名的一位牧師和一個神經學博士生的無神論者辯論,目的是因為左派慣常把有信仰的人士揶揄為迷信及能力狂,而右派有時對無神論者和世俗人士的攻擊,認為除了基督教的善事外,其他一概壞事做盡。兩人爭論的要點反映出美國此刻關於宗教磨擦的本質。(我想美國人和伊拉克人有同一命運的遭遇,雙方皆為宗教磨擦的受害人。大底只有新聞工作者會較為客觀及公平,有助減低衝突。)

討論涵蓋許多題目,看到他們有誠意彼此對話,卻是各說各話,說服不了對方。

華理克論到一個人沒有聖經也可認識神︰我看看世界,就說神喜愛多元,神喜愛美麗,神喜愛秩序。我越明白生態學,越加明白秩序是何等的微妙。夏理斯立刻反駁說︰那麼神也喜愛天花和肺結核嗎?我們須明白基督徒思想的程式,大多數經由講道和主日學受教,認為某些事物是真實的話,很明顯就是出於神。非基督徒卻不會想到甚麼神都有分,他們認為多元是進化的結果;美麗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秩序在叢林中甚為罕有。

基督徒慣用的主觀論述,甚至在基督徒圈子中也會引起問題。如果一個基督徒覺得世界沉悶,是否等於神也是沉悶?

夏理斯的反駁涉及一個客觀事實,世界上的病菌可以置人於死地。基督徒怎樣宣稱神是慈愛的,但同時又存在致命的病毒?

華理克牧師的答案反映出一些基督徒如何處理客觀事實︰我會認為這都是世人犯罪的結果。他能夠這樣說,因為他幫助愛滋病人而享負盛名。可惜他的回答沒有講中夏理斯提出天花的事。

首先,華理克仍用主觀論述去回答一個關於病毒的客觀事實。第二,今日基督徒不覺得要為傳染病在世界蔓延負責任。第三,雖然所有基督徒應盡全力減輕苦難,然而大部分都沒有參與幫助愛滋病人;他們是假冒為善嗎?

最令人驚訝的是華理克牧師以罪的觀念作為天花的答案。若這是答案,無神論者會問︰天花殺死一個無辜的嬰孩(或許多印第安人),是誰人的罪?典型的答案是︰如果亞當沒有犯罪,我們就沒有致死的病毒(或獅子不會獵食水牛)。這就直接了當把罪責推在亞當身上。同樣的邏輯,神也難辭其咎,因為 造了亞當。這個常規的答案也暗示病毒源於(或由非病毒變種而來)亞當吃了禁果當天或不久之後。

如果神第六日完了創造大工,之後任何從無而有(或由其他物種衍生)的生物都成為進化論的證據。再若聖經暗示所有獅子真的在第六日之後變為食葷的,那就表示聖經支持集體協調變種而產生新生物的理論。

如果基督徒只對自己感覺上的主觀世界有興趣,難怪無神論者認為他們完全有權可以覺得無神。

(翻譯︰洛華)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阿拉伯基督徒慶祝復活節

18/04/2007 – 30 尼散月 5767
    【編譯澍雯/美聯社四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