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重溫電影《雞同鴨講》

 

黃濠光

電視台兩周前播映了一出許冠文舊作《雞同鴨講》,隔了十多年再次重看,仍覺津津有味。在許氏芸芸喜劇電影中,《雞同鴨講》算是最有內涵的其中一出,可堪回味。

許冠文在《雞同鴨講》一片中飾演一間燒鴨店的老闆,他的演出,以及整出電影的情節,都在反映中國,是歷史的中國,也是文化的中國。

弦外之音 呼之欲出
電影的事方式有如《詩經》的賦比興,賦是平鋪直敘,而比與興則多是暗喻。《雞同鴨講》如果只是用滑稽手法講兩間餐館的競爭,就沒有意思。它的意義在於弦外之音,特別其中一幕更是呼之欲出,就是許冠文問他的員工,對燒鴨店盡量提出批評,他會從善如流,不會秋後算帳。初時員工不敢直言,但在他再三鼓勵下,一個接一個直言不諱,盡數老闆刻薄無良。結果許冠文老羞成怒,對所有講出心裡話的員工,扣減工錢,以致許冠英忍無可忍,離開許氏燒鴨,跳槽至對面新開的丹尼炸雞店。這一幕令人想起1956年毛澤東發動「鳴放運動」,號召人民「百花齊放,百鳥爭鳴」,對建國以來的國事,提出批評。於是,全國每一階層開始對人、對事,發表意見,展開批評,甚至罷工和暴動,以至一發不可收拾。1957年六月,毛澤東開始整風,發動「反右派運動」,發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那些在鳴放時期的批評者,被扣上「右派」帽子,要進行鬥爭。於是,「鳴放運動」是引蛇出洞,結果令許多敢言的人被打成右派,按毛澤東的話,這不是「陰謀」,乃是「陽謀」。電影這一幕真是笑中有淚。

擅長內鬥 攘外乏力
許氏的燒鴨店代表了傳統中國,對傳統(燒鴨)過分充滿信心,不注意改進,對流弊(清潔問題)文過飾非。當對面開了一間美式炸雞店,許冠文認為雪藏過的雞不會比他的燒鴨好,就掉以輕心,結果許氏生意一落千丈,他的傳統便受到衝擊。於是許冠文便展開對丹尼炸雞店的鬥爭,劇情發展下去,反映出中國人很懂得內鬥,攘外則力有不繼。許冠文擅長整肅員工,但對付丹尼炸雞店,卻力不從心。歷史及現代的中國何嘗不是這樣!

山窮水盡 改革翻身
丹尼炸雞店的目標不只是賺錢,更大的野心是要兼拼許氏燒鴨店,千方百計要對方關門大吉。西方列強和日本就像丹尼炸雞店,自清朝以降,一直侵略中國。電影中特別提到日本,是老闆吳啟華曾派谷鋒往日本學習經營快餐店(美式快餐店要去日本取經!)。日本侵華,從甲午戰爭、廿一條條款、九一八事變,到七七蘆溝橋事變(今年為抗戰爆發七十週年),日本是最傷害中國的國家。許氏燒鴨店連遭挫敗,本來要結業,但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終於接受岳母的注資,重新裝修店舖,銳意改革,結果重新開張,生意興隆。中國過百年的外侮,加上內戰和中共建政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到文化大革命時已走到盡頭。十年文革後,中國終於走上改革開放之路。電影中許冠文的岳母是外國回來的,思想現代化,許冠文不只接受她的資金,也接受她的觀念,以致可以大翻身。這不是近二十多年中國的寫照嗎!

許冠文神來之筆,在戲中加插一個尼姑角色。她光顧燒鴨店,不是吃鴨,乃是為了瀨粉或例湯。後來她也忍受不了許氏燒鴨店,轉去丹尼炸雞店,當然也不是吃炸雞。她代表支持中國的一群,失望到一個地步,也要捨中國而去;但當許氏燒鴨店改革後,她回來光顧,代表中國改革開放得回了人心。

醜陋面貌 善良心地
電影的結束表達了許冠文對中國的期許。他重新接納許冠英回巢,似乎暗示中國要復歸統一,才可強盛起來禦敵。而當丹尼炸雞店失火,他救人心切,衝入火海,沒有理會對方是生意上的宿敵,不計較對方從前的惡,甘願冒生命危險,救人出火海。這顯示出中國人性格優美的一面,以德報怨,既往不究。中國有泱泱大國風範,對別人寬宏大量,不計較從前的恩恩怨怨。電影中的許冠文重生了,從前斤斤計較,現在有容乃大。想必他期盼中國也要重生,這樣才會四海歸心,民族復興。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許冠文於1988年製作《雞同鴨講》,距香港回歸中國不足十年。那個年代也多了以中國為題材的電視劇集和電影,表達出香港人對認同中國的種種思緒。電影中燒鴨店的改革,不是燒鴨的味道,而是裝修、清潔和員工態度等等,反映了大多數人支持「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觀念。這是滿清洋務運動所持的觀念,也是今天改革開放的現象。中國在科技和管理上吸收西方的一套,但意識形態上仍嚴密把關。若思想控制不放鬆,則真的是「雞同鴨講」了。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樊鴻台牧師推動團隊醫治

24/01/2007 – 5 細罷特月 5767
    權能醫治一般是由滿有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