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不应存著仇恨,而仇恨化成暴力行为或言语,便会带来伤害。暴力行为可依刑事法入罪,对暴力行为的界定亦甚少有争议,但仇恨语言却不同,因为所造成的伤害不容易量度,动机也难以判断,立法禁止仇恨语言有相当大的困难。一些国家已经或蕴酿制定仇恨法,惩罚发表仇恨言语的人士。然而,如何判定仇恨成分?如何界定仇恨言论与意见表达?如何执法才不会妨碍言论自由?最近欧盟委员会和全球四大网络公司宣布共同合力制止仇恨言语的传播,但被视为打压言论自由的举动,特别是对付所谓“政治不正确”的保守派意见。

今年5月底,欧盟委员会与面书、推特、谷歌、微软宣布,共同发出道德操守,内容包括打击在欧洲散播的网上仇恨言论。此行动亦鼓励关注团体成为“记者”,报告仇恨言语讯息,而社交媒体会在24小时内删除内容。当今恐怖组织使用社交网络影响青少年,引起仇恨和暴力,故此提高对网络仇恨言语的监管的关注。

然而“仇恨”的界定有主观因素,过度管制会压制言论自由,被利用作为打压异见人士的工具。欧盟委员会针对的仇恨言语,包括被认为有恐同倾向的言语表达。保守立场人士警告,反对同性恋运动、堕胎及穆斯林移民的意见,将被视为“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很有可能被压制,在社交媒体被消灭。

如此下去,将来只有“政治正确”的言论充斥网络世界,于是被视为社会的主流意见,这便会对政策条例的修订有重要影响。“政治正确”已经成为自由派人士压制异见人士的言论,在学术界损害学术自由。“政治正确”也是借词争取平权的自由派人士,以此混入歧视之罪名,消灭道德立场保守的言论。

鼓励自律比立法往往产生更好的效果,而节制作为一种爱的品格的培育,才是真正能止息仇恨、建造和谐社会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