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前年雨伞运动后,年青人与上一代之间裂痕日深,彼此间沟通现很深的鸿沟,即使在教会中亦不例外。到底如何扭转这个撕裂的情况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上月底举行“转化城市﹕从跟年青人对话开始”座谈会,由高宏国际顾问创办人及董事总经理马文藻博士主持,邀得几名青年领袖对话,共同寻求两代复和的途径。

让年青人当决策者

本身是年青人,同时是神学生的曾琪欣表示,长辈或许会担心年青人的前途,不赞成他们所走的路,但年青人其实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少教会更会将年青人与成年人的崇拜分开,故此两个群体间缺乏交流。“年青人在教会总是没有Say,很难分享他们的心。”其实年青人最希望别人明白他,聆听他们的声音。

同是年青人的“启发新世代系列”主持麦濬思形容,青年人是“正在寻找身份价值的人”,他们若找到自己的核心价值,就要尽其能力作回应。他认为教会上一代是“不可能”不爱年青人的,问题在于爱与沟通的方式。他指,自雨伞运动之后,不少教会上一代都意识到,要换个方式与年青人沟通,故他对情况感到乐观。他建议教会多邀请年青人参与决策的部份,聆听他们的声音。“当年青人接收到一个信息,知道自己是‘可以’做的,便会用心去爱教会。”

与年青人一起关心公义

突破机构影音及数码媒体经理蔡廉明观察到,两代的价值观非常不同,而年青一代对教会的看法及要求,与长执、牧者的想法不同,差距十分大。一般教会注重聚会、个人成长、传福音等,但年青人重视信仰与社会议题的关系,有时候教会并不能回应他们的诉求。“议题可以很多,包括政治、性别等,一些敏感的话题,大家都不愿意诚恳地去沟通,或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对他认为问题颇为严重,而且在全球的华人教会都普遍存在。

他曾参加在香港葡萄藤教会参加“亚洲公义特会”,发现出席者当中有不少年青人。他建议教会多留意类此的聚会,带年青人去参加,扩阔视野,了解神的国度在发生什么事情,国际正在关注些什么,看看远方的需要,借此让年青人看见福音的大能。“这些关心公义的工作,开拓了新的宣教途径。”

花时间在年青人身上

全港校园转化运动“4C”召集人吴文丽对教会中两代之间的关系存有盼望,并看见有上一代的心开始转向年青人,且有年青人学会尊荣上一代。她认同,教会对某些社会议题确实没有回应,但却不一定要不断只往这些问题上钻,可以尝试寻求一些两代共同拥抱的使命。

“年青人是很有热情的一群,却会感到十分无力,因为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上一代必须作年青人的保护,不是要告诉他们怎样做,而是在他们走错路时,与他们一起承担后果。“有些所谓‘废青’的行为,例如没有生产力、没动力,背后是什么原因呢?”她认为,年青人总是被家长、牧者、老师批评,所以才会做任何事都失去动力。

“其实每一代之间都会有代沟。”她强调,牧养年青人最重要的是付出爱、时间,并有“睇好他们”的心。“‘大使命’不单指传福音,还需要做‘门训’,而‘门训’就是关系,就是要花时间在年青人身上。”香港教会善于举办活动,执行力也非常强,但花时间在生命上却相对较弱。

座谈会上,有身为上一代的参加者坦言,他们即使心底爱护年青人,却会害怕与其沟通,是因为年青人的说话太直接,有时甚至言词缺乏尊重。聚会结束前,曾琪欣站出来,代表年青人尊荣上一代,感激他们为下一代所做的一切,并为没有体谅上一代而道歉。“我相信香港教会未来一定有盼望,当神的爱临到,不再需要分上一代、下一代。”马文藻亦代表上一代,为言语上伤害年青人而道歉。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