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仰为题的电影《War Room》(中译﹕《争战室》)去年八月在美国上映,全球票房累积高达七千多万美元。电影展示祷告如何为个人生命、家庭、工作带来改变,赚尽无数观众的热泪。近日有香港教会计划办多场放影会,期望藉这部电影重燃信徒对祷告的热情。

电影挑旺祷告生活

没有任何避讳,《War Room》开宗明义便是讲祈祷、讲信仰。虽然被许多美国传媒批评,指它“像圣经研习而不像电影”,或是“过于沉重”,但却受普遍观众欢迎。电影于美国开画第二个星期才登上票房第一位,可见其成功全在乎观众之间的口碑。在香港,中国基督教播道会同福堂主任牧师何志涤亦深受此片感动,计划于5月27日举行第一场电影放映会,其后在6月亦会举办第二场,并在会上与参加者分享关于祈祷的体会。

《War Room》故事讲述一对美国黑人夫妇汤尼与伊莉莎白,生活看似安稳妥当,但婚姻关系却现暗涌,与女儿的沟通亦一筹莫展。任职房产经纪人的伊莉莎白,一次认识到一名老太太,对方是虔诚的基督徒,经常在家中房间祈祷,寻求神的启示及帮助。伊莉莎白向老太太学习,开始为自己的家庭祈祷,认真研读及遵行圣经教导,改变对女儿和丈夫的态度。奇妙的事渐渐发生,汤尼与伊莉莎白经历到关系修补,而汤尼在工作中,亦与上司彼此饶恕。

电影以贴近现实生活的故事情节,带出祷告的力量。何志涤牧师直言,自己的祈祷生活亦因这部电影,再次被挑旺起来。他认为作为信徒,应回归到神所赐最重要的属灵武器,就是祷告,而这电影正正展示了祈祷的重要性。

祈祷改变人心

调查发现,香港教会最少人出席的聚会就是祈祷会。何牧师观察到,不少信徒在“有事所求”时才会寻求神,而非让祈祷成为生活的一部份“我们要操练祷告,把所有事情都跟神说。”他同时指出,信徒祷告时总是诉说自己的需要,很少聆听神的带领。有些信徒对祷告的态度更是“不冷不热”,甚至怀疑神是否真的会听祷告。

他认为电影带出了三个重要信息﹕第一、要不断的祷告;第二,要有信心,相信神是听祈祷的;第三,要相信神的回应是最好的。电影中的老太太会在她的祈祷室里写下祷告事项,这样便可以看见神的回应,并且向祂表达感恩。我们对神属性及与人关系的认识,是否令你信得过祂所给予的永远是最好?

电影中,女主角开始为家庭祈祷后,自己的心态亦慢慢改变。何牧师认同,祈祷最要紧的不是改变环境,而是改变人心。“不是改变其他人的心境,而是改变自己的心境。”电影中最感动何牧师的部份,正是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宽恕,包括男女主角之间,以及男主角与上司之间的宽恕。

祈祷求问制作方向

这部电影的导演Alex Kendrick及Stephen Kendrick兄弟,是美国希尔伍德浸信会(Sherwood Baptist Church)的助理牧师,同时是电影编剧、制作人。约十年前,他们有感于教会的影响力远不及电影,萌生转化主流电影的念头,开始创作带有基督教信息的电影。

面对负面批评,Kendrick兄弟有否想过改变创作方向,将基督教信息隐藏于电影之中,以致被更多未信者接受?Stephen Kendrick接受《夏洛特观察报》访问时曾表示,他们制作电影目的是传福音,而不是让那些追求精湛电影创作技艺的影评人惊叹。“我们可以制作出精妙的艺术电影,把信息植入在内,以致可接触更多未信者,那是很好的事。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为此祈祷,却感到神好像吩咐我们要跟随教会,并且要直截了当的表达信息,也即是制作一些人们从不会接触的电影。”

事实上,荷里活电影近年常常自圣经取材,如挪亚方舟、出埃及记,甚至耶稣生平等故事。不过,这些耗资钜大的制作,虽以圣经故事为蓝本,情节及表达方式却不一定完全合乎圣经的描述,有些甚至引起基督徒的怀疑,指其背后带出与信仰相违的信息。

那么Kendrick兄弟运用了什么秘密方程式,以至《War Room》既可以载有信仰意义,又能在主流影业中取得成功。Alex Kendrick回应《荷里活报导》提问时曾表示,他们会在祷告中寻求神的心意,不单是自己祈祷,更请身边的人也一同祈祷,然后按照神启示的方向去制作电影。他们的电影不需耗资钜款,不会用最红的明星,也不加入眩目的荷里活成功原素,但仍然能够赢取大众支持,完全是神的祝福。“我们尽力制作最好的电影,而因为我们寻求神,所以它可以成功﹗”

除了同福堂,香港一些教会近日也举行《War Room》放映会。以琳书房是这部电影的香港放映权代理,任何教会若有兴趣播放,均可以联络他们。

以琳书房
电话 : 2838 6652
一般查询 : [email protected]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