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耶路撒冷之旅,是從一個微小的起點開始的。當「國際基督徒商會」的國際董事會決定在1991年於耶路撒冷召開董事會議時,我們有幸能看見第一批空運的俄羅斯猶太人返回以色列家園。我們眾人都參與在這一趟返途的贊助。1991年5月23日凌晨3點30分,我們與猶太事務局的代表站在一起,等候着第一批俄羅斯猶太人回到他們的應許之地。何等榮耀的時刻!他們魚貫地從飛機的階梯上走下來,男女老幼,有的哭泣,有的歡笑,有患病的,也有健康的。他們全都受到人們歡欣喜樂地迎接!當他們一接觸以色列地時,許多人流淚親吻著停機坪,不管老少皆如此。

當他們全都下飛機後,我們受邀站在一個特別建造的講台上。以色列國歌響起,我們應邀發表簡短的致詞,歡迎猶太人回到他們的故土家園。我代表「國際基督徒商會」領取一個牌匾,作為這次偉大時刻的紀念。當天稍晚,猶太事務局邀請我們在耶路撒冷共進午餐,一位代表猶太事務局的資深發言人挑戰我們說:「你們是『國際基督徒商會』。你們務必在以色列協助我們,為回歸的猶太人創造工作機會!」

這對「國際基督徒商會」而言是嶄新的一步。我們開始告知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代表,調查他們能從以色列進口的產品型態,以便符合他們國家的市場需求。我們以禱告的心,開始了在以色列提供工作機會的預備,為那些回歸的猶太人給予實質的幫助。

為了促進整個過程的進行,董事會同意差派雅思特和我到以色列進行為期兩週的探訪。政府代表及以色列出口協會皆熱情地接待我們,我們雙方都同意攜手密切合作。我們的探訪是一次美妙的經歷,雅思特和我非常感謝神,奇妙地為我們開了門。我們決定到最頂級的餐廳用餐慶祝,以此向主表達敬意。當我們的餐點上桌的時候,我留意到兩位男士坐在較遠的角落邊,主清楚地告訴我關於其中一個人的事。聖靈給了我智慧和知識的言語,而我全神貫注地聆聽,雅思特注意到了,問我怎麼回事。當我安靜地向她解釋時,她沈默了下來,我們幾乎一言不發地用着餐!

我結帳後起身準備離開。雅思特訝異地說:「你不去告訴他嗎?」我很緊張,不確定是否能去打擾他們。然而我妻子給了我所需的鼓勵,於是我走過去了。「請原諒我侵犯你們的隱私,」我開口說,「我有重要的事要對你說,先生。」「什麼事呢?」「主說……」接着我停頓下來,因為我想起有人曾警告我,在以色列那樣說話你可能會被踢出去!

「是的,請說!」他催促我,好奇着我有什麼話要說。「主說只有你能做你目前正在進行的事,但你必須聆聽你的內心。不要妥協,或受到任何人的壓力而有所行動,否則你會兩頭落空,而傷了你自己。假如你聆聽你的內心,神將會祝福你所做的事。謝謝您。原諒我打擾了。」

我迅速離去了。除了主給我的話語以外,我沒多說任何話。我甚至沒留下我的姓名,或索要他們的名字。然而當我們離開餐廳時,聽見他們輕呼:「哇!哇!」

過了幾個月之後,我在美國參加「國際基督徒商會」的董事會議時,有電話從華盛頓的以色列大使館打來。有四個人想要見我們:一位美國參議員、一位以色列將軍、一位主持人,以及「耶路撒冷郵報」報社之子。他們為什麼想要見我們呢?我們究竟該做什麼?

我們感到相當戰兢,決定翌日撥出半小時見他們。於是他們來了,由於我是「國際基督徒商會」的主席,他們便邀請我參加有史以來首次在耶路撒冷舉辦的「基督徒禱告早餐會」,為了向以色列政府致敬。當他們談論這件事時,我突然想到這與我在耶路撒冷的餐廳裡遭遇的事有關。我分享當時發生的情形,十分確信的是,與我說話的那位男士必定是促成這事件的主因!當他們發現這點時,我們的賓客不僅要我出席餐會,還要我加入講員的行列。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