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爭論,以及政府和警方的爭議性處理手法,激起廣大市民連續兩次走上街頭抗議。相較於數年前因雨傘運動的政見對立而造成社會撕裂,這次的反修例迴響相當廣泛,不少父母,年長者都站出來以行動反對,信徒群體也不例外,從站在最前線保護年青人,現場發起唱聖詩,到舉辦祈禱會,處處有基督徒身影。不少未信者開始改變過去對信徒的看法,甚至很多離開教會,或者曾決志的基督教圈子的「邊緣人士」,也重新思考信仰……這是一個不但在教會群體,也在城市中發生的極大扭轉,超乎人的想像和祈求!

當牧者和信徒願意為下一代,為這個城市而站立,他們不用言語攻擊,不用武力抗爭,不煽動他人,他們只是默默地在現場祈禱,靜坐,高唱「Hallelujah」,然而人確實從他們這些行為看到基督的良善和美好。這不就是將天國彰顯於地上的寫照嗎?有牧師談到,這段時間他很驚訝有年青人想聽牧師講道,於是他親自去到示威區與他們同行。所有的戶外祈禱會,唱詩歌行為,牧者的講道,不就是將教會延伸到人群之中嗎?正如昔日耶穌如何走進人群中去醫病,趕鬼,餵飽五千人,今日教會在動盪之時,正正是跟隨著耶穌的腳踪,走入人群中牧養他們。

恰克•皮爾斯曾在2016年向香港發出預言:「香港要成為榮耀轉移的門戶,未來10年,香港會出現很多爭議,因為神要使用香港為祂在鄰國將要作的事設立一個新的範式。」這樣的轉變正在發生,藉著一場普遍性的運動,很多年青人從讀書返工,吃喝玩樂的日常焦點轉移至尋求公義,真理,以及人生意義的更高層次追求。如同過去多年落入土中,掩埋在黑暗裡的種子,正在醞釀發芽破土。信徒就如同田地的農夫,需要小心照料,為這些新生命的誕生作預備。這是一個新世代的耶穌門徒,教會或信徒群體應以全新的眼光和方式去培育和牧養。如同使徒行傳17章,當保羅在雅典,以「未識之神」作為切入點向人傳講耶穌一樣,願神向香港眾教會說話,得著從天而來的智慧和策略,放下過去的想法、傳統和自我限制,跟隨耶穌所作的,去牧養這個新世代興起的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