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宣教发展和教会增长的角度看,阿苏撒街大复兴是近代最具有爆炸力的复兴,由此而得力的近代五旬节运动,经过百年发展,成为当今最有活力的基督教运动。这个空前的复兴为世界带来深远的影响,可惜复兴周期不长,1906年爆发,到约莫1915年已归于平淡。反思历史,才能从历史教训获益。不少学者将复兴的消退归咎于权力斗争、教义争论、嫉妒、内部分裂等等,其中关于运动领导人西摩与属灵父亲巴罕的恩怨情仇,最能道出人性的软弱如何对复兴工作造成致命伤

在圣灵的浸和方言的教义上,被誉为“五旬节运动之父”的巴罕是西摩的启蒙者。巴罕在很早的时期就有灵浸和方言的经历,因宣扬方言是灵浸的确据而名噪一时,在事奉高峰期有多达一万名跟随者。西摩在他的圣经学校听课时,得到启蒙,虽然当时没有实质经验,却深信不疑。后来在巴罕的鼓励下到洛杉矶开展事奉。在阿苏撒街大复兴爆发后,西摩邀请属灵父亲巴罕来洛衫矶协助工作,相信巴罕满有恩膏的服侍会再次震撼这城市。后来巴罕来到洛衫矶,却对眼前所见的复兴现象有所质疑,认为聚会中所见的是属肉体的情绪表现,其中混杂着属灵的操控、催眠法的运用,因此感到有责任作出调正,并提出反对声音。然而他的意见最终不获西摩及其教会的领袖的接纳,并拒之门外。巴罕在往后人生中,不时抨击阿苏撒街大复兴,指其不过是“淫乱的属灵能力”。

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西摩教会与巴罕各执一词,有关对方言的看法相信是引起重大分歧的一个因素。虽然巴罕宣称方言是灵浸的确据,也有一次的灵浸经历,但打从追求方言的时候开始,他认定方言只是突发性的神蹟经历,有宣教的目的,而说出的方言本是人类已有的语言之一,却不是人们所听不懂的天使言语、祷告言语。

每一波复兴的出现,都会“叫许多人心里的意念显露出来”,因着人的软弱和自身的限制,面对未能理解的新事情,会缺乏包容,甚至为捍卫固有的想法,而全然拒绝新事物复兴的持续需要有两代同行的基础,代与代之间在爱中的接连,能产生属灵保护的作用。